Chapter93.FightmyFearIII

    苍龙展开双翅缓缓滑翔到哈桑城北会和的地点,在场的明夏人都情不自禁抬起头,仰望着那巨大而又让人心生畏惧的生物。

    传说曾经明夏大陆也是有龙这种生物的,然而模样却与卡斯法尼亚大陆的龙略有不同。若不是亲眼见识到,他们只觉得龙是一种生活在神话故事之中的生物。

    站在中间的男人扬起手看向驾驭着那条苍龙的男人,他眯起眼,心中牢记阿项将军对自己的耳提面命。

    紧接着明夏人发现那个驾驭苍龙的男人竟然是个跛子,他似乎毫不避讳自己身上的不足,一瘸一拐的走到帐子,真是个自傲的男人,连随从都没带几个。

    龙戈尔抬眼看向坐在帐子中间的人,没说话,只是紧紧盯着。然而没过多久他就笑了,屏退一旁上来为他奉茶的明夏侍从,“你们明夏就是这么回赠龙族的敬意吗?”

    帐子中的男人有些阴晴不定,皱眉问道,“龙戈尔先生,请问您什么意思?”

    殊不知在龙戈尔的凝视下,他背后已经冒了一层冷汗。

    “我要见的是你们靳小将军,为什么派来一个冒牌货?”他双手撑上了桌子,一脸不悦。

    茉莉翻了个身,却依然无法排除心中那股子怒意。

    院子里站着几个妖娆妩媚的女人,部族的老人们竟然趁龙戈尔离开暗语城的时候强硬的送过来好几个女人,他们压根儿不把茉莉放在眼里似的,只当她是他的女仆,还是个从奴隶贩子手中用800个金币买来的女奴。

    那些女人们自然不把她放在眼里,甚至有人还指使她做这做那。茉莉只觉得生气,便头也不回的回了自己的屋里。

    龙戈尔没有说自己什么时候回来,茉莉心里有些忐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里。明夏的人……她咬着手指头,龙戈尔到是不避讳在她面前讲那些关于明夏的事,她自然而然也就知道如今明夏的情况——

    她是亡国之女。

    茉莉坐起身来,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在没有龙戈尔那个强大而又安全的臂膀庇护的时候,她便终于能够想一些关于明夏的事。她是个怯懦的女人,胆小而天真,一直不敢回想那些曾经发生在明夏的事情,也根本不愿意去判断自己的父母,究竟为何会遭遇这样的叛乱。

    之于明夏的民众,他们是皇帝与皇后;可是之于她,他们不过是一对父母罢了。

    茉莉咬着牙,心想为何不让自己就缩在那一小团用谎言和美梦交织的茧中,度过余生呢?

    院子中传来女人的大笑声,茉莉吸着鼻子,悻悻的想着。

    那些女人争奇斗艳的打扮着,茉莉见到其中甚至有人上身未着片缕,只在身前挂着宝石和金链制成的挂饰。一双豪乳好似两个肉球一般,而细腰不禁一握。她有些呆了,却被人笑话到,“这个东方来的小姑娘,真是少见多怪,一定不知道当年龙戈尔大人有多疼爱我们敏利姐姐。”

    茉莉一怔,抬头看着那几个女人。

    那个叫敏利的女人到也爽朗,“到也是我们不好,当初龙戈尔大人遇见那样的事情,部族里的长老们一定要让我们回去,我们也是不情愿得很——根本没有办法想象有朝一日还能再回到龙戈尔大人身边。”她低头摸着身上的那些宝石,“没想到大人还留着当年送给我的那些衣裙。”她抬眼,妩媚的冲着茉莉一笑,“这是大陆南部流行的舞娘衣服,我是我们部族跳舞最好的姑娘。”

    那股子没来由的怒意好似把刀子,不轻不重的刮着茉莉的心。

    她想回屋,却被几个女人叫住,“我们不在的日子里,是你伺候龙戈尔了?”有人上下打量她,眼神大胆而泼辣,“也真是难为你了,他一疯起来我们两叁个姐妹都招架不住的,看你这么瘦弱,还跟个孩子似的——”敏利接过话,“到也是辛苦你了。”

    茉莉又气又恼,装模作样挺了挺自己浑圆的胸部,纵然在明夏人中她的身材也算是前凸后翘了,可是相对于这些个龙族女人而言,实在像是个孩子——

    “真搞不懂察罗克大人怎么就看上了那个明夏女人,她的身材样貌不过是普通而已。”

    拉米娅听到了抱怨,只是抿嘴笑了笑,随后盯着那一扇紧闭的门,心想那女孩若是听话还好,若是不听话,大概察罗克大人有一百种折磨她的法子。

    也许会被扔到花营也说不一定——她见过花营里的女人,一个个形如枯槁,没多久就忍受不了红蝎团那些个佣兵的操弄,然后死去。

    侍奉察罗克大人难道不是一件应该感恩戴德的事吗?

    她冷漠的扫视了房间里的其他女人,见她们一个个百无聊赖,却因为察罗克大人的赏赐而珠光宝气,只是表情却是冷漠的,真是不懂得感恩的女人们。

    现在的察罗克大人大概已经制服了那个女人吧,拉米娅心想,她已经许久未曾与察罗克大人发生过关系了,与其说自己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不如说,她是他的搭档。

    她负责照顾他,安排好一切他想要的女人,协调一切在红蝎团中想要置察罗克大人于死地的人与事。

    艾利玛有人花了大价钱请红蝎团去,他们从索米勒启程,还有几日也就要到达艾利玛了。红蝎团的一把手是一个叫做欧尼尔的男人,海盗出身,但是半年前受了伤,在这么一个战斗力说话的国家,丧失了战斗力的狮子无疑会成为被人轻视的对象。

    于是察罗克大人成为下一任团长最有力的候选人,拉米娅心想,也许自己有朝一日会是红蝎团的团长夫人。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合作不过如此,哪有什么单纯的情与爱呢?

    她想,若是那样,十个、二十个女人又怎么样。

    不过是云烟罢了。

    可是却未想到没多久那扇门就被打开了,她的察罗克大人抓着那个东方女人的胳膊,毫不留情的把她从屋里拉扯了出来。

    拉米娅连同屋内所有女人都惊讶的看着那一幕的发生。

    “大人!”

    拉米娅情不自禁叫到。

    紧接着她便看见了察罗克身上的血迹斑斑。

    而那东方女人却在笑着,眼中全无惧意一般肆意妄为,只是已经开始发肿的脸颊上印着五指红印,她衣衫不整,左侧胸前一道狭长的伤口,正往外冒着血——有人瞥见了屋内的地摊上躺着一地玻璃渣,大概那便是凶器了。

    “这个女人疯了!把她给我扔到花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