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4.Lifeissobeautiful

    “你听说了吗,哈萨罗家的爵位竟然交给亚文尼那个小子继承了。”

    “都这种时候了谁还关心这个,我只关心内战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明明富美尔公爵那一方受了重挫,可是为什么还是不同意洛伦佐公爵的提案呢?”

    神学院中两个见习教士闲聊着,自从上次骑士团突袭防卫塔之后,富美尔公爵一方实力锐减,艾利玛外城与其他乡镇也纷纷传来捷报——仿佛大贵族一方失势已成定局。

    几日之后洛伦佐公爵在侍从搀扶下出现在昔日教皇厅的露台上,纵然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可是他扬起手,最终握成拳的动作让围聚在广场的人民一阵欢呼。

    紧接着,有人发现了站在旁边的仆妇,怀中抱着的婴儿。

    不知道是谁先叫出来的,“是殿下和龙族女王的孩子!”

    于是那个消息像潮水一般席涌了整个艾利玛皇城。

    银鸽哀伤的望着那一切。

    她拉紧罩在自己脸上的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和脸边些许蜜色的发丝。

    拂儿下落不明,即便银鸽掏出自己的私房钱派人去打探她的消息,可是如今战乱,众人自保都还来不及,又哪有闲心去关怀别人。

    哈萨罗府中好似一下就散了精气神,哈萨罗公爵愈发的苍老,一下被人抽光了力气。更不用说公爵夫人,曾经那样生龙活虎的女人此刻病倒在床上。

    林赛总是行踪不定,银鸽撞见过几次她匆匆离开大宅,林赛只是说自己是回朗尼卡家。只是银鸽是从小生活在雀屋的女人,她又怎能察觉不出林赛身上的那些变化。

    只不过这座大宅中总有各种各样的秘密,她懒得去揭穿她们罢了。

    唯一感到喜乐的是亚文尼。

    那个懦弱的男人第一次体会到自己开始被父亲重视了,讲话都开始模仿起一个真正的公爵爵位继承人应该有的样子。

    连同做爱也是如此。

    银鸽仰着头,蜜色的长发被亚文尼抓在手里,好似驾驭着一匹马一般在她身上耀武扬威。

    她双手撑在床上,那一双豪乳伴随着身后男人的冲刺猛烈摇动着。

    “宝贝,我是不是很厉害?你喜欢这样对吗?”

    银鸽闭上眼睛,这是她无法逃避的命运。

    便红唇微张,“亚文尼,你好棒,你干得我好爽,你好厉害……”

    那些个曾经在雀屋中最为擅长的虚情假意如同流水一般从她的口中倾泻而出,她曾经是雀屋的头牌,每个人都爱她如痴如醉的银鸽,如何取悦一个男人是她最拿手的本事,更何况又是一个沉浸在巨大满足与狂妄之中的年轻男人呢?

    那个男人很快便伏在她的身上释放了,他像个未曾长大的孩子一般用脸蹭着银鸽的乳房。

    银鸽没来由的一阵厌恶。

    “那天我看见了奈菲尔。”

    却忽然听见自己丈夫口中说出了那个名字,于是那双有着绿色眼珠的眼睛猛地睁开。

    “好在我和他的关系一直还可以,如果以后我继承了爵位,银鸽,我们势必是要和我那两个表哥搞好关系的。”亚文尼撑起头,看见银鸽一脸茫然的表情,心想女人就是女人,哪里懂得他们那些男人之间的你来我往。

    亚文尼渐渐说累了,就转了个身,沉沉的睡了过去。

    唯独只剩下假寐的银鸽,睁开了眼睛,望着窗外的月亮。

    奈菲尔,奈菲尔,真是个让人一听就会心颤的名字。

    花营里充斥着一股腥臊的味道。

    曲拂儿躺在木板上,听着不绝于耳的做爱声。

    她被人草草包扎了一下,拉米娅气急败坏的样子让她感到讶异,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可以毫不在意自己的男人有多少女人——难道她不懂什么叫做嫉妒么?

    如果没有了感情,性交又是一种多么机械而枯燥的行为。

    是没有人乐意光顾她的,她一身血污,整个人都脏兮兮的,那道伤口又深又恐怖,她那么瘦弱,也许熬不过那一夜,还未等日头升起来,就断气了也不一定——没有人乐意和一具半死不活的尸体交欢。

    而其他的女人们都是他们一路俘获而来的,那些个年轻而丰满的肉体更迎合他们的口味。

    肉体与肉体撞击时发出的啪啪啪声响彻在花营之中,男人交欢时爽意的粗口,和女人们闷墩的呻吟交织着。

    生不如死。

    毫无尊严。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号角声,男人们骂骂咧咧的提起了裤子,离开了这并不宽敞的花营。

    那一个个方才还躺在床上宛若死去的女人们好似活了起来,一个个起了身,擦拭着身体,还有人凑到她身边来用好奇的眼光打量她,“新来的?”

    曲拂儿不说话,却用眼睛寻找着那些女人之中是否有她曾经熟悉的身影——

    阿安和法雅都不在她们之中,曲拂儿心中稍许平静了些。

    可是胸前的伤口让她疼,算不上撕心裂肺,毕竟没有什么比曾经失去一个和心爱之人的孩子更让人心痛的事儿。

    她的手抚上自己的脸,用手指盖住那并不算太过明亮的光源。

    “听说……是从察罗克大人那里来的。”

    “怎么把自己搞成这种狼狈的样子?跟着察罗克大人不好吗?”

    “喂,新来的,你叫什么?”

    有人拉下她的手,随后不知道从哪里拧了块毛巾,利索的给她擦着,曲拂儿脑中迷迷瞪瞪的,只觉得自己好似个物件被人摆布着。

    “你这个伤口可真够深的,女人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呢?不要命了吗?”有人叽叽喳喳七嘴八舌的说着。

    “再怎么想不开也不能死啊。”那个擦着曲拂儿身体的女人感慨道,她长叹了口气,仿佛看过太多自寻死路的女人似的,“活着的话总有一天能逃出去的,总是还有想见的人、想做的事儿的——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曲拂儿移动着视线,看向那个女人,是个再平淡不过的面孔。

    即便被那样对待,也还要活着吗?

    曲拂儿充满着疑惑。

    却见那几个女人笑了,爽朗得很,仿佛那些男人施加在她们身上的并非屈辱,而是臣服。

    “好好活着吧。”

    那个女人把她身上的血污擦干净了,随后起身去洗那一块毛巾。

    “你还那么年轻。”

    阿项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

    其中那个年纪偏小的姑娘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一脸你若是走了、便是无情无义的表情。

    “我……真的有事。”

    阿项指着自己的驼马,一脸为难。

    “可是法雅姐姐受了惊吓,你就打算把我们两个女人扔在荒郊野外吗?”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劫后余生的阿安。“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本不应该再奢望些什么,可是现在这个情景,能否请您再发发慈悲,好歹能把我们送到一个村庄安身。”

    阿项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自己也真的是多此一举。

    无非是去往艾利玛的途中遇见叁个盗匪想要强暴那两个姑娘,他看不下去,出手砍了那叁个人的脑袋,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姑娘直接吓得昏厥了过去,而另外那个叫阿安的姑娘,却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他的腿——

    阿项不擅长对付女人。

    他和阿靳不一样,在这点上他更像自己的义父。

    与他亲近的女人从小到大屈指可数,现在一下就来了两个,阿项只觉得自己一阵头大。

    驼马上坐着病恹恹的法雅,阿安跟在阿项身边走着。这样便大大降低了阿项行进的速度,他寻思着要不就给这两个女人一笔钱,然后就随她们去吧。只是……他心中多少有些盘算,那几个落单的雇佣兵身上有索米勒红蝎团的标志,他们怎么会在距离艾利玛大城不远的地方?

    想起斥候给他的情报,不知道是大贵族们雇佣的红蝎团,还是骑士团那些人……他悻悻的想,大概那位切萨雷·洛伦佐公爵是不屑于此的。

    阿安却也在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她纵然年轻,却也是和舞团四处巡演见过世面的人。阿项的手法稳准狠,又有着一副东方人的面孔。纵然她心生疑惑,却也知道,这个一旦自己靠近便浑身炸毛的男人却是她们此刻活命的那根稻草。

    法雅身体上并无伤痛,病恹恹的模样纯粹是吓的。

    阿安跟在驼马旁边慢慢走着,心里暗自盘算接下来她们该怎么办,舞团的人散了,现在只有她和法雅两人相依为命,她抬眼看了一下即便病恹恹的却也依然美丽的法雅,心里多少有些茫然。

    纵然她们是舞团里的舞娘,却在玛娜的带领下每天过着单纯而重复的工作,玛娜就像她们的妈妈一样。可是现在她们忽然就失去了玛娜的庇护……阿安皱起了眉头,长长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