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1在等我吗?

    第一章

    有多久没见过易修文了呢?

    苏烂在心里默默算了算日子,嗯…四年零九个月,是有点久了,以至于现在再一次看到他,竟然觉得有些陌生了。

    好像比以前瘦了点,刘海也撩上去了,穿着昂贵笔挺的西装,举着酒杯游刃有余的应付着不断上前搭话的人,指尖有意无意敲打着杯子边沿

    虽然做足了样子,但苏烂看得出来,他应该是有些不耐烦的。

    苏烂太了解易修文了

    她能读懂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和动作,易修文多么骄傲又自负的一个人啊,他太知道自己的条件和皮相有多优秀了。

    他心里应该是看不上这里所有人,尤其那些目的性极强,耐不住性子到他跟前来想要攀沿附势的人,可他又不会露出一点破绽,坦然又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一切。

    你看,他多虚伪。

    他应该是看到苏烂的,可眼神没有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秒。

    这让苏烂感到气愤,她依偎在别的男人的怀里,眼睛却粘在他身上。

    他轻轻搂过身旁女伴的腰,低头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然后碰了碰酒杯,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干净,转身离开。

    现在才走,他已经给足了面子。

    苏烂放下酒杯,跟了上去。

    地下停车场,一辆黑色的库里南停在角落,窗户半开着,易修文坐在车里抽烟,司机在外面候着。

    空旷的停车场响起高跟鞋踢踏的声音,穿着黑色露背礼服的女人扭着盈盈一握的腰朝角落那辆车走,握上门把,拉开后座的门便坐了进去。

    后座地方够大,她挤到他两腿间,丢了他嘴里叼着的烟,关上了开着的窗户,纤细的手指摸上他的腰带,熟练的解开,掏出男人胯间已经半硬的一坨,柔荑抚了上去

    她跪坐在他身下,稍稍抬起头,一双媚眼看着他,眼神勾人

    “在等我吗?”

    易修文没有回答她,嘴角微微上扬,只是看着她

    明明是在笑的,却让人觉得清冷

    “那女的谁啊?”今天一直挽着他手的,让他耐心陪了那么久的人

    “重要吗?”可能是因为这些年又沾上了烟草,易修文原本清亮的暗哑了许多,像是老旧钢琴弹奏时特有的颗粒感

    “问问。”她没有抬眼看他,专心手里的动作。

    手里的东西已经硬挺,一只手堪堪握住,涂满口脂的小嘴张开,将它含了进去

    “算是……嗯……未婚妻”易修文神色未变,声音却比之前更沙哑了些

    “挺漂亮的。”粗长的肉棒上沾上了些她的口红,苏烂伸出舌头沿着棍身将它舔掉

    确实挺漂亮的,虽称不上惊艳和绝美,却也温婉可人。

    这倒是跟苏烂完全不同。

    苏烂的美是生动又张扬的,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活灵活现的那种,眼波流转,顾盼生姿,五官清冷却正好中和了整体的媚,好似男人都喜欢她这种媚而不俗的。

    “还行。”他眯起眼睛,嘴里温软湿热的包裹感让他沉了呼吸

    之后两人没有再说话,苏烂一门心思帮他口,又像是在暗自较劲,用上了自己所有的技巧。

    那东西太大了,一张小嘴撑得她脸颊都凸起了形状,她尽力吞吐着,含的嘴酸也没停下来

    从男人的角度看过去,因为礼服的关系苏烂整个雪白光滑的背都露在外面,长发绾了起来,更衬的她脖颈纤长,她将自己所有的媚都展现给了他,跪伏在他身下,嘴里含着他的肉棒,手上也不忘上下套弄

    想当初刚和她好的时候,还是个青涩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现在勾人这一套像是刻进了她骨子里。

    那小嘴包裹着肉茎的力度收紧,舌头扫过他龟头上敏感的马眼,易修文深吸了一口气,按上她的脑袋深深顶了一下,直接顶进喉间,将苏烂逼出了眼泪

    还不够,男人开始耸动腰肢,每一下都顶到了最深处,苏烂双手扒在他腿上想逃,却被他按住了头,喉咙被他顶的发疼,嘴角流出透明的银丝,眼神迷离又痛苦

    “唔唔……”抽插了几十下后,易修文尽数射在她嘴里,又多又猛,饶是苏烂有心全吃下去,还是有些来不及吞咽,从嘴角溢了出来

    易修文从她嘴里退了出来,扶着还未疲软的性器沾上她嘴角的白浊抵在她嘴边,他要她全部吃下去,一滴不剩

    苏烂随了他的意,舔了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