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5电梯

    第五章

    早晨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人,苏烂伸手摸了摸身旁,没有余温,应该走了有一会儿了,将头整个蒙在被子里,那里面还有他的味道。

    从君悦出来,她直接去了画室,站在空白的画布前,举着笔,却无从下手。直到天色渐暗,画布上堪堪只落下了一个黑色的潦草的一笔,还是她发呆时不小心沾上去的。

    昏昏沉沉的回家,却在等电梯的时候碰到了陈介,看样子,应该是刚下班回来。

    她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后想起他昨天说的话

    这场景有些熟悉,应该两人以前就在此碰到过,只不过那个时候苏烂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陈医生。”为了避免尴尬,她开口和他打了声招呼。

    陈介笑着回应。

    没等多久,电梯来了,两人一前一后上了电梯。

    苏烂在15层,陈介住16层。

    平常来说,电梯上去一趟也不过二十多秒的时间,今天却不同,电梯出了故障,卡在半路上停止运行了。

    陈介抬头看了看电子屏,显示数字12,他们应该卡在了12楼与13楼之间。不多不少,要是电梯失控摔下去,正好够丧命。

    头顶上的灯忽闪忽闪的,他抬手按了呼叫铃,铃声嘟了几下,却没有反应,他又试了一次,还是依旧,抬手看了眼手机,没有信号。

    电梯狭小的空间内只有按住呼叫铃时细小的电流声,沙沙作响,时间和氧气在不停的流逝。

    说真的,联想到了死亡,陈介有点慌了,额头冒出了汗珠。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苏烂,这一刻就算她哭喊  尖叫  崩溃他都不觉得奇怪,可她只是环着手,闭着眼睛,背靠着电梯壁。

    穿着黑色的吊带长裙,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却不显得轻浮暴露,脖颈纤长,像个黑天鹅。

    神情自然,看不出一丝慌乱。

    在她的对比下,陈介心里生出一丝窘迫,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倒不如一个女子来的冷静。

    不由想起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是她刚搬进来的那天,在地下车库,也像今天一样等电梯。

    她个子算高的,身材姣好,眉眼间带着风情和淡漠。陈介没想到自己会用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形容词来形容她。

    这可能就是苏烂的本事,漂亮的扎眼,浑身又透着疏离感,让人过目难忘,又不敢接近。

    她背着画架,手上拎着两个超市的大袋子,进了电梯后她放下袋子,抬手按了15层,袋子应该很沉,她的手都被勒出了一道深深的印痕。

    进了电梯后,陈介隐约闻到了一股香味,很淡,像是栀花和薄荷混在一起的味道,很适合她。

    陈介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又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像个变态。

    电梯到1楼的时候,有一对小夫妻上来了,她稍稍往角落缩了缩。

    电梯到了15层,她正要出去,手里的一个袋子却在此刻不堪重负,袋子里的东西散落了一地,都是些女孩子爱吃的零食。

    她赶紧蹲下身来捡,卡在电梯门口,电梯门一时半伙儿也合不上。

    那对小夫妻等的不耐烦了,出声催促,她小声说着抱歉,面色如初,耳根子却通红。

    之后陈介就记住了她,后来也在小区里碰见过几次,基本都是晚上,她白天好像不爱出门,也从没注意过他。

    呼叫铃突然响起的人声扰乱了他的思绪

    “喂,喂?电梯里有人吗?”是门口的保安

    “有,我们被困在电梯里了,请尽快派人来。”

    “好,请耐心等待,不要慌张,已经有人赶过去了!”

    大概二十分钟后,他们终于安全走出了电梯。物业派了两个人来,不断给他们二人鞠躬道歉,陈介看到她只是对他们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转身走向一边的消防通道,走楼梯上到15层。

    “陈医生,等一下。”

    在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他,然后转身小跑着跑进屋子里,没一会儿手里拿着件衣服出来,是他昨天借给她的那件。

    “原本想等会儿送去医院还你的,正巧现在碰上了,谢谢。”她说

    陈介赶紧接过

    “不用谢,都是邻居嘛。”

    她笑了笑,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回了屋。

    心跳得很快,拿着衣服凑近鼻子闻了闻,是洗衣液清新的味道,不是她身上味道,有点失望。

    晚上吃过了饭,苏烂缩在沙发上,手里举着红酒杯,就开了一盏暗黄色的氛围灯,光线昏暗,电视开着,正播着一档不知名的综艺。

    有人敲门,她放下酒杯起身,是陈介。

    陈介晃了晃手里的医药箱“我看你的纱布都洇出血了,我来帮你换一下。”

    苏烂有些惊讶,赶紧请他进来,家里没有多余的拖鞋,让他直接穿着鞋进来了。

    陈介应声走了进去,整个屋里充斥着和她身上一样的味道,淡淡的,真的很好闻。隐约间还有着一股水粉颜料的味道,想起来她是画画的。屋里的格是和他家一样的,她好好装修了一番,极简现代风,高级,舒适。这装修一看就是她的风格。

    她多开了一盏灯,整个屋里亮了很多,苏烂招呼着他坐下。

    两人坐在沙发上,有些尴尬。

    陈介放下药箱:“我  我帮你换药吧。”

    “嗯,好,谢谢。”字字疏离

    拿出棉签沾了些药水,却发现她坐的离他有些距离。苏烂也发现了,往他那处挪了挪身子。

    那股香味瞬间浓郁了起来。

    抬手拆了她头上的纱布,拿起棉签,轻轻涂抹着。

    苏烂手放在膝盖上,端坐着,眼睛不知道往哪看,还好电视还开着。

    不知名的综艺已经结束了,现在在播报娱乐新闻。

    陈介离她离得近了,几乎瞬间就感受到了她的变化。

    身子突然僵硬,眼睛里突然蓄满了泪水,挂不住,大颗大颗地往下掉,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视。

    陈介心中一惊,抽了两张纸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

    “怎  怎么了,是我太用力了吗?”

    苏烂再也控制不住,放声大哭

    “好痛啊医生,怎么    这么痛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  我轻一点。”

    她还是哭,哭的伤心,刚才生死攸关间她都没有这样的情绪波动,他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她这眼泪哪是为他流的。

    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电视,一对俊男美女携着手,标题打得巨大

    【强强联手!易氏接班人与凌家二小姐今日宣布婚讯,预计明年四月完婚!】

    ////////

    真是甜文哈哈哈哈哈不准跑!

    下章开始讲校园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