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7烟

    第七章

    再一次见到易修文是因为叶清。

    叶清是苏烂在班里唯一熟点同学。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交际花,个儿高,长得帅,家世好,整个f中几乎没有他不认识的人。

    所以他注意到了苏烂——这个转学过来一个多月都没跟他说过话的人。

    他有向人打听过她,也听说了一些关于她的传闻,可是他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真正了解苏烂这个人。这让她整个人都拢上了一层神秘的纱幕,叶清感兴趣极了,好巧不巧的,在一次大扫除换座位后,两人成了同桌。

    叶清兴冲冲的把他整个课桌都搬到了苏烂旁边,然后坐下,撑着脑袋侧身看她。整整看了一节课,眼睛像要在她身上钻个洞,也不说话,结果啥也没看出来,只得出一个结论──是个美女。

    苏烂被他看的整个人都不自在,终于在下课的时候不耐烦地环起手问他

    “干嘛?”瘪着嘴,没有隐藏自己的不耐烦

    叶清挑了挑眉“在和新同桌做精神连接。”

    “神经。”苏烂看他应该是阿凡达中毒太深

    后来两人慢慢熟络了起来,叶清喜欢开玩笑,苏烂偶尔也会跟他回两句嘴。跟她相处久了之后,就能轻易地发现她隐藏在冷漠和高傲下的单纯和可爱。叶清喜欢这样的人,一来二去的,两人竟混成了好兄弟。

    十一月初,叶清生日,他邀请了苏烂。苏烂很难相信像他这样不正经的人竟然是天蝎座。

    叶清跟她说,他生日一般都只跟几个发小过,这还是他第一次邀请除他们之外的人,苏烂简直感动的一塌糊涂。

    然后在他生日那天,她再次见到了易修文。

    ────

    入了秋,他穿着件黑色毛衣,懒洋洋的坐在包厢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手指夹着烟,还是那副清冷样子,静静地听他身旁女生的絮絮叨叨。

    见叶清和她进来了,他抬起眼睛看向他们,拿着烟凑到嘴边,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烟雾的时候,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苏烂的心又狠狠地动了一动。

    距离上次楼梯上的偶遇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以后苏烂再也没在学校里见过他,饶是她少女春心萌动,也都快被时间消磨光了。

    可是那种感觉又来了。

    他只是坐在那,她的心脏就几乎要从她堵着的嗓子眼里跳出来。

    “哟,清儿,这谁啊?”包厢内另外一个男生问他,苏烂这才挪开了目光,看向包厢里其他两个人。

    出声的那个男生坐在他的对面,戴着副眼镜,长相俊朗。

    叶清搂上她的肩,乐呵呵地开口:“跟哥几个介绍一下啊,这是我同桌,苏烂。”

    苏烂嘴巴微启,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对着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漂亮吧。嘿嘿”叶清有些嘚瑟,又对着她说:“介戴眼镜这个,叫顾思源,你别看他长得斯斯文文,心眼儿坏着呢我跟你说。”

    “滚。”顾思源听闻抓起沙发上的抱枕就朝他丢过去

    叶清拉着她躲开,又指了指坐在易修文身旁的女生

    “她是陈可,内坏家伙儿的表妹,还有他,易修文。这几个都是我发小,一起长大的,他们也都是我们学校的,跟我们一般大,他们都在一班,苏烂你可别端着,都是自己人。?”

    “嗯。”苏烂对着他笑了笑,心里默默记下了他的名字

    易修文……

    一旁餐桌上已经陆陆续续上了几个菜,叶清招呼着他们入坐

    一个小圆桌,苏烂坐在叶清旁边,易修文起身,拉开她另一旁的椅子,坐了下去。

    她呼吸一顿,然后又闻到了那股清冽的味道。

    整顿饭苏烂没怎么说话,易修文也没怎么说话。好在有叶清在,气氛总不至于死气沉沉。

    ?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易修文身上。他基本都是在听他们扯皮,有时会跟着笑一笑,偶尔也会搭两句腔。

    他的烟瘾好像挺重的,这是他在这顿饭抽的第叁根烟。

    其实苏烂一直不太喜欢烟味,呛人,他们又坐的近,所以在他点燃第叁根烟的时候,她被烟味呛到,控制不住地捂着嘴轻声咳嗽了一声。

    不着痕迹,连她自己几乎都要忽略的声音。

    后来,易修文把那根刚点燃的烟摁灭了。

    之后也再没拿起过烟盒。

    “等会儿都别走啊,有局。”叶清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嘚嘚叭叭地说

    “什么局啊?”顾思源问他

    “福利局~”叶清笑得猥琐,又转头对着苏烂“苏烂,你晚点回去不打紧吧,跟我们一起去吧。”

    苏烂沉默了一下,点头说好。

    她想在有易修文的地方再多呆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