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4生病

    第十四章

    当晚,苏烂揣着一颗窃喜又甜蜜心睡下,心里雀跃的不行,兴奋到了半夜,才沉沉睡去。

    隔天被闹钟吵醒的时候整个人恍恍惚惚,头重脚轻的。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烫的厉害,昨天湿着身子挨了一天的冻,还是发烧了。

    刚站起来,只觉得两腿一阵阵的发软,又跌坐在床上。

    拿出手机,想着要不要请个假,又想到昨天易修文说的话。

    他说要和她一起上学的。

    算了,熬一熬吧,不就发个烧吗。

    出门的时候,给自己涂了点带颜色的唇膏,遮了一下她惨白的唇色。

    走下楼就看到易修文靠着车在等她,见她来了,他顺手接过她的书包

    拉开车门问她“吃早饭了吗?”

    “嗯,吃过了。”

    两人坐上了车,一路无言。

    苏烂时不时要转头偷看他,应该要说点什么的吧。

    可她头昏脑胀的,实在想不出什么话来。就这样吧,光是能在他身边,能这样看到他她就觉得很满足了。

    离学校还有一个路口的时候,苏烂叫停了车子,易修文转过头看她

    “我就在这里下。”她拿起书包

    “为什么?”

    “不然……太惹眼了。”

    要是被人看到她从易修文的车上下来,不知道要被怎么传怎么说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背上书包走了几步,又回头对着他招了招手,易修文微微一笑

    “走吧。”对着前面的司机说。

    苏烂脚步虚浮地走进教室,一路上有不少人的注视,她昨天惹出那么大的动静,估计今天已经传遍了。

    不想管这些,她现在头疼的想撞墙。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上课铃打响前,叶清踩着点进了教室。

    他看了眼趴在桌子上宕机的苏烂,手拱了拱她

    “勇士,你昨天跟阿文去哪了,我找了半天没找到你们。”

    苏烂将整个脸埋在臂弯,耳尖发红

    “我们先回去了。”

    “真行啊,我给你收拾烂摊子,你倒是先回去了。”

    她抬起头,对他呵呵笑了两声

    叶清被她惨白的脸吓了一跳

    “嚯,你这鬼上身了不是?给我吓一跳,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苏烂无力地摆了摆手“小感冒小感冒。”

    “昨天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还跟人打架呢你?”

    “不想说。”苏烂抬眼看了眼教室,那几人今天都没有来上课

    “真猛,人四个人呢,你就一个!”

    苏烂又重新趴回了桌上

    一直到中午,才被叶清拉了起来

    在教室磕了一上午,身上冷得厉害,昏昏沉沉的,简直要到神志不清的地步,她强撑着跟着叶清走到食堂门口,在门口碰上另外叁个人,踏上最后一层台阶,她看到易修文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

    随后只觉得人一个脱力,眼前一黑,就向后倒了下去。

    “苏烂!”意识丢失前只听到顾思源的声音

    ……

    鼻尖萦绕着一股药水味儿,苏烂幽幽转醒过来。

    顾思源坐在她床边,见她醒了,赶紧凑上来

    “醒了,冷不冷?还难受吗?”

    苏烂摇摇头,看了眼周围,是学校医务室,除了她和顾思源,没有别人。

    “那就好,等这瓶水挂完就能回去了。怎么发烧了还来上学,叁十九度呢,再高点不得烧傻了。”顾思源帮她掖了掖被子,仿佛自言自语的低声说

    “谢谢。”苏烂挤出这两个字

    门外,叶清和易修文透过窗户往里面看,叶清拱了拱身边人

    “欸,你觉不觉得,思源好像对苏烂有意思啊?”

    易修文眯着眼睛看里面,顾思源正贴心的给她掖着被角,吸了一口烟,没有说话。

    叶清打开门进去

    “姑奶奶,你可吓死我了”一屁股坐到她床边“你这样直挺挺的倒下去,下面就是台阶,还好思源及时接住你,不然你就得磕台子上了,脑袋不得开花啊!”

    苏烂又对他道了声谢,看到了门外正倚着阳台抽烟的人。

    他转过身,眼神对上了。还是他以前的样子,清明  淡漠。

    其实苏烂是有所期待的,她觉得经过昨天的事之后,他们两之间应该是有所改变的,她多希望能在他眼神里看出些别的东西,比如担心,或者其他的,至少……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

    “挂完这瓶水就早点回家休息吧,我送你回去。”顾思源说

    她不知道易修文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这句话,他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烟抽完了,甚至连门都不进。

    苏烂有些暗淡的挪开眼,轻轻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