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6洋葱

    第十六章

    苏烂病了两天也就好了。

    没有忘记周六和叶清他们约好了,天气冷得厉害,她穿得严严实实地下楼,易修文在等她。

    见她裹得身形都比平日里宽出来一圈,脸上挂着笑,又把她的帽子往下扽了扽

    “走吧。”

    “嗯!”

    车上暖气开的足,没一会儿苏烂就觉得热,脸上被热气蒸腾的发烫,鼻尖沁出了些汗珠

    她呼出一口气,抬手把帽子扒拉下来,还是觉得热,又把外面的大衣脱了

    易修文接过她的大衣放在一边

    “热吗?”

    “有一点。”

    将温度调低了点,抬手理了理她有些乱的发丝

    指尖轻轻拂过她的发丝,有点痒。

    不由想到那天给她剥橘子,喂水果的手,指骨分明,干净整洁,还有之后,各种水果味的吻……

    脸上又烧起来了。

    易修文侧过脸看她:“这么热吗?看你脸都红了。”

    “是有点热哈哈哈。”她应和着说,还假模假样地抬起手在脸旁呼扇了两下

    “要开点窗吗?”

    “好,开  开一点。”说着,她按下按钮,降了点窗户,冷风马上就灌了进来,吹散她此时乱作一团浮躁的心。

    省的她一天到晚乱想,跟个女流氓一样。

    叶清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在市区的一座小洋房,有个小院子,后边儿还靠着湖。

    刚下车,叶清就勾上她的脖子拽着她跑

    “走,哥带你去参观参观。”

    “你别带着她跑,慢点儿。”一旁的顾思源说

    易修文从车上下来,手里拿着她的帽子和大衣,人早就被掳走了

    顾思源递了根烟给他,看到他手里的东西

    “苏烂的吗,我给她拿着吧,等会别冷了。”

    他歪头点上烟

    “不用。”

    苏烂被叶清拉着跑了一圈,别说冷了,身上多少都出了些汗。

    说是来补习的,可叶清压根没提关于学习一个字,张罗着准备烧烤的东西。

    几个人啥也不会,苏烂自告奋勇去处理菜品

    叶清搭好了架子就拉着其他几人玩cs,客厅里时不时传来些笑声和哀嚎声,有时还能听得到几句粗俗的脏话。苏烂一个人在厨房,嘴角上扬轻轻哼着歌,心里被这些声音涨的满满的,她终于不再觉得孤独。

    易修文兴致不高,期间不断往厨房的方向张望,一把结束,他拿下耳机

    “你们玩,我去帮忙。”

    叶清急了:“欸继续玩啊,你可是主力,没你谁能带的动陈可啊!!”

    陈可踢了她一脚“你什么意思啊,是谁刚刚被人贴脸刀了?……”

    易修文没理他们,靠着厨房的门框,环着手看她。

    苏烂正低着头切蔬菜。头发被她挽了起来,耳边松松散散垂下来几缕发丝,嘴角勾起,有意无意轻声哼着歌。

    被支来做苦力还这么开心,真傻。

    戴的围裙绳子有些松了,他走到她身后帮她重新系好

    苏烂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回头看是他,笑了起来

    “怎么不跟他们继续玩了?”

    “叶清陈可菜死了。”他说着,走到她身旁,看着她熟练的动作

    她笑了一下:“马上切好了就能开始烤了。”

    “嗯。”他应着,拿起一旁的竹签开始串了起来

    一个切,一个串,一高一矮,说不出的和谐。

    切洋葱的时候,眼睛被辣的不行,苏烂仰头,眨了眨眼睛,抬手用手背抹掉了被刺激出来的泪水

    易修文看着她,洗了洗手,揽过她的腰,看着她眼含晶滢的样子,低头去亲她

    苏烂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整懵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他含着舔弄了一会儿,又抬眼看她

    “还真亲一亲就不哭了。”

    馋了好久,总算是被他逮到机会了。

    被他这么一说,耳根子发烫,心底却生出一丝甜蜜来。

    易修文老是爱亲她,他这样,应该也是喜欢她的吧。

    “饿死了,”叶清看着眼前暗下来的屏幕,对着一旁的人说“我去看看苏烂搞好了没啊。”

    耐不住肚子空荡荡,叶清起身往厨房走,想着催一催苏烂,走到厨房门口,却顿住了脚步

    女孩踮着脚仰着头,手里还举着菜刀,易修文捧着她的脸

    两人亲的难舍难分

    叶清震惊地不行,这两人什么时候……

    “怎么样,好了没啊?”顾思源也起身往这里走

    他赶紧反应过来,捞过他的身子原路返回

    “快好了快好了,我们继续”

    “你太坑了,我真受不了。”顾思源抬手作势拱了拱他的肚子

    “哎哟,今天状态不好,手生的很,看着,等会儿我必乱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