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1节

    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作者:寒月初

    本文文案:

    1

    古灵精怪只想修炼女vs后悔不已清冷男

    月白身为魔尊的女儿,自从魔尊死后,月白继承了魔尊之位。为了更好的保护魔族,月白不得不勤加修炼。

    直到有一日,月白修炼之际遇上瓶颈,所以下凡历了一场情劫。

    历劫一世,记忆回笼的那一刻,月白方才知晓她凡间的夫君是昆仑虚最德高望重的仙尊玄青。原本以为他们在凡间恩爱一世,也彼此许下再续前缘,可是当月白觉得玄青爱她,不会计较她身份的那一刻。

    玄青竟然用着看陌生人的目光对着她说,“月白,你我夫妻一场,只是历劫终究是历劫,当不得真。更何况,仙魔本就不两立。”

    这一刻月白只觉得心口绞痛,一口鲜血卡在喉咙里,她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看着玄青,“仙尊说笑了,月白有自知之明。”

    2

    直到蟠桃宴相遇,玄青看见月白跟身边眉目清秀的男人有说有笑。

    再次重逢,看着月白被男人抱入怀中,玄青这才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后来玄青有意无意的跟月白接触,却发现月白将他忘了的事实。

    “你...不记得我了?”玄青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颤抖。

    月白一愣,“我与仙尊从未相识过。”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天作之合 励志人生 仙侠修真

    主角:月白,玄青 ┃ 配角:重明 ┃ 其它:完结文《倒追太子(重生)》

    一句话简介:他错了,为了所谓的大道

    立意:无论发生什么,成长终究会永远陪伴你

    第1章 蟠桃邀约   身穿白色素衣的月白一步一步……

    身穿白色素衣的月白一步一步朝着面前的紫微宫缓慢的前进,她满脸落寞全身透出一股悲伤的气息,直至走到紫微宫门口,殿堂才快步走出一青衫男子。

    青衫男子看着月白一脸哀怨的模样连忙将月白扶进了殿,边走边说,“只不过是历一场劫,怎得将自己弄成这幅模样?”

    素日里的开朗活泼,怼天怼地的人竟然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压抑。

    月白直到坐上了软榻喝了一口青衫男子递上来的热茶,双目无神的看向男子,心灰意冷的说了一句,“重明,能给我一杯忘忧茶吗?”

    重明听后一愣,俊郎的脸上开始震惊,这满目疮痍的模样他从未在月白身上见过,以往的她都是快乐的,活泼的。

    疑虑了半晌重明才开口道:“要茶可以,总得说个缘由吧?”

    “我历的情劫。”月白抬头对着重明一字一句淡淡的说,虽然看不出什么情绪来,可重明知晓她定被伤透了心的。

    重明这番知晓了月白伤心的缘由,他没有问那人是谁,也没问在凡间发生了什么。只是默默的走了出去半晌又走了进来,不过手上多了一杯茶,他放在月白跟前,一句话也没说。

    看着面前的忘忧茶,月白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随后干脆利落的将茶一滴不剩的喝下。

    玄青,如你所愿。

    正如你说,从未动过凡心。

    此时远在昆仑虚照看仙药的玄青手不小心被仙药上的倒刺刺了一下,跟在身边的仙童看了他一眼,“仙尊,无事吧?”

    玄青淡淡的看了一眼受伤的手指,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竟在采药的那一刻,分了心。

    整理了情绪玄青将仙药连根拔起放进书童身后的背篓,“无事,将仙药给王母拿去。”

    书童看着仙尊人神共愤的俊容,面上淡如水的神情,不敢多说什么只得恭恭敬敬的作揖了一下才说,“娘娘让小仙转告仙尊,过几日的蟠桃宴,会邀请魔族中人。”

    玄青听见“魔族”二字心跟着颤抖了一下,不过片刻后又恢复了,“知道了。”说完便离开了。

    留下一脸摸不清头脑的书童很是迷茫,仙尊今日怎么心不在焉的,想了一会不禁一笑,仙尊的事哪能是他能想的。

    想到这里,书童看了一眼玄青的方向,随后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一个月后。

    蟠桃宴的邀请折子送到了紫微宫。

    月白看了一眼折子上的内容,明亮通透的凤眸有一股清灵劲。

    这时,重明从她身后走了过来,不明所以的说,“看什么呢?”

    月白将手上的折子递给他看,“昆仑送来的。”

    重明潦草的看了几眼,抿了抿嘴唇,那双细长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月白,“蟠桃宴,这可是昆仑虚比较盛大的宴会。西王母此番,莫不成是准备昭告天下,魔族与天界再无嫌隙?”

    听他打着趣,月白也不恼重心长道:“原本天界与魔族就无任何嫌隙,只不过仙与魔的身份在那里罢了。”

    “其实月白也并非为魔,算起来你族也算九尾狐族中人。奈何你族却是九尾狐族中低级的魔狐,比不得九尾天狐。”

    月白听了重明的见解,点了点头,“罢了明日去看看就知晓了。”

    “好。”

    第二天一早,昆仑虚山脚下。

    昆仑虚常年被仙气笼罩,早已有了一股浓浓的灵气。灵气转变成一道白色的雾,将昆仑虚遮掩得若隐若现。

    月白想到了什么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重明,重明比她要高一个头。重明感应到月白要说些什么,微微低下了头,月白见状方道:“等会天帝肯定会在,他会不会发现你的身份?”

    重明爽朗一笑,用手轻轻敲打了月白的额头,“放心,本神...鸟,自有分寸。”

    两人相识一笑,并一同走进了结界。

    刚入结界,就来到了昆仑虚的大门。

    门口站着一个仙童,而她们两人的前面早已排成了长队。正轮到她两的时候,月白将折子递给仙童,仙童看了一眼,恭恭敬敬道:“两位仙人,里面请。”

    两人进去之后,方才发现已经来了众多仙人。不过这些仙人之中,她大多都是认不得的。

    此次宴会办在了荷花池,这天界的荷花池一向是王母的专属。

    本来也就是寻常宴会,每年王母总是会办一次,不过这次却有些不同。

    不同之处在于,以往蟠桃宴是绝不会邀请魔族中人的。

    有位仙人则道:“各位仙友有所不知,那魔族的魔尊如今是位女娃,比在座的小仙年长不了多少。”

    另一位仙人则道:“仙友说的极是,想必西王母也是看那女娃可怜的很。”

    月白在一旁听着这些话心里也就是笑了笑,她一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不过这些仙人说的也没错,她这个魔尊岁数的确是比不上前几任。

    听了一会儿,月白拉着重明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一是怕被仙人将她认出来,二是怕重明的身份暴露。

    重明的身份她也是半知半解,重明是在受伤时被母亲所救。月白仅仅只知道重明的真身是鸟,还是个仙。

    重明见她走的匆忙,知晓是这些仙人的话影响到了她,笑道:“怎么?这都能影响你?”

    瞧瞧,他永远是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月白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那我走?”

    “走那去?”

    “你不是说影响到我了?”

    重明捂住腰间对着月白笑,“我的小姑奶奶,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吗?再说了,王母盛情邀约,你这番走了,让她老人家的脸往哪放?”

    月白也被逗笑了,她也只是做做样子,那能真走啊?

    “话说回来,哪些仙人说的也没错。”月白看了不远处还在讨论的仙人,“我若是再不勤加修炼,可不就得让人抓住辫子。”

    重明无奈道:“这次历劫,你的法  术已经上了一层。”

    说到历劫,月白脑海中对历劫的过程一点印象也没有。重明告诉她,这是历劫后的反应。

    不过过程对月白来说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瓶颈得到了突破。可月白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

    第2章 再遇玄青   此次蟠桃宴,西王母还未出面……

    此次蟠桃宴,西王母还未出面,那位一直闭关的仙尊却出现在众仙家面前。

    众仙家看见那如同谪仙的人儿,多少都忍不住前去打个招呼。

    只是这位仙尊向来清冷的很,一向不买任何人的账。

    这不,众仙刚走过去,那位仙尊也只是颔首一下,下一刻脸上写着生人勿近两个大字。

    月白见状感觉很是稀奇,抬头对着重明低声问,“这位仙人是谁?”

    方才看见众仙家在他面前也是畏畏缩缩,这便让她有了了解的兴趣。

    重明瞟了一眼,“这位是常年看守仙药的仙尊,玄青。”

    玄青,这名字听起来就挺高冷的,月白又接着说,“不就是个看药的,怎的又成了仙尊?”

    重明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来,“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位玄青仙尊的权力可大着嘞。这么说吧,他的地位仅仅只次于天帝。”

    听到重明对这位仙尊的看法,月白也知道了这位仙尊是个大人物。

    月白偷偷看了那位玄青仙尊一眼,那知竟然刚好跟那位仙尊的眼神对上。月白顿时觉得心里一慌,她忍不住拍了拍胸膛,这位仙尊的目光好是冰冷。

    重明见她行为古怪,立马关心道:“怎么了?不舒服?”

    “不是。”月白摇了摇头,“方才忍不住瞧了那位仙尊一眼,长的倒是如同天人一般,只是他的目光能把人冻死。”

    这番话倒是又把重明逗乐了,“好啊,想不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尊,竟然还会害怕天界的人物,倒是有趣,甚是有趣。”

    月白见状使劲的锤了一下重明,惹得他连声喊疼。月白知道他是装的,下手更厉害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