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41节

    月白笑了一声,直接抓住女弟子的手腕,她力气很大,女弟子挣扎了好几次都没能挣脱开。

    “想必长老另有其人吧,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长老到底是何人?”

    刚才这位女弟子的手心布满了汗水,她可没有忘记。

    月白拽着女弟子就往房间内走去,看着女弟子惊恐的样子她知道房间内肯定有让人害怕的东西,月白走到门口一把将  女弟子扔了进去,随即在门还未关的时候扔下一句,“小仙人,好好感受一下吧。”

    女弟子看着慢慢关上的大门想跑出来,不过月白将女弟子整个人定住包括话也不让她说,月白拍了拍手脚下一点飞到了房檐上。

    刚才她看了房间里,里面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想必是让女弟子做事的人跟她说了什么。

    不过吓一吓她也很不错,毕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在房檐上呆了一会,幕后之人终于出现了。

    月白看着下面鬼鬼祟祟的女人时,她皱紧了眉头,这人不是花宛吗?

    这女人是不是脑子不怎么好使?老是想着来害她?

    想到这里月白直接跳到房间后面,对着前面喊,“有人吗?我被锁在里面了。外面是不是有人,能帮我把门打开吗?”

    女弟子听到这个声音,想让花宛快走可是她开不了口。

    花宛听到月白的声音,心中再无顾忌,原本还以为月白有多聪明,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她现在没有了符咒,不过那男人给了她一张其他符咒。

    这张符咒能够让月白在里面享受被火烧的感觉。

    花宛冷哼一声,只是火烧死也算是便宜她了。

    就在她施法将符咒定在门上时,月白在后面都能感受到一股炽热的感觉。

    月白像似想到什么将里面的人的哑穴给解开。

    “好热,花宛是我,快拿开这个鬼东西。”女弟子在里面大喊大叫,声音极其凄惨。

    花宛愣了一下,里面的人不是月白?

    房间内女弟子的嘶吼声越来越大,花宛连忙走了过去想将符咒拿掉,可是她的手一摸上符咒竟然将她的手给点燃了。

    花宛连忙后退,想不到这符咒的威力如此强大。

    就在花宛准备跑掉的时候,月白飞到了她的正前方。

    “想去哪里?”

    花宛怔了一下,“里面有人被困,我去找人来救她。”

    月白看着花宛这幅惺惺作态的模样直接将她的话打断,“别装了,刚才的一切我都看见了。”

    房间里的呼喊声越来越微弱,月白见状也不想闹出什么大事,毕竟她可不想花宛那般恶毒,给个教训就行了,想到这里大手一挥,房间里炽热的温度瞬间消失。

    不过消失的炽热感自然是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而另一个地方就是——花宛的身上。

    花宛瞬间瘫倒在地,突如其来的炙热感让她忍不住跪在月白面前,“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月白后退了几步,“如果接下来我说的话你都照实回答我就放过你,若是说半句假话你就死在这里吧。”

    花宛连忙点头,“我明白。”

    “为何三番五次找我麻烦?”月白甚是不耐如果花宛敢说一句假话她立马消失走人。

    花宛此时那敢说假话,“因为仙尊。”

    这个答案月白一点都不意外。

    月白再次看向花宛,“上次的事是不是也是你指使的?你跟左清是什么关系?”

    “是我指使的。”  花宛又接着说,“左清看我难受,他才想着要对付你,他是无辜的。”

    看着花宛还能替左清说话,看来还是知道左清为了她付出了多少。

    月白也不想再纠缠下去,“花宛,这句话我只说一遍,玄青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跟玄青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你若是再因为这件事来找我麻烦,我定叫你生不如死,不信你试试。”

    花宛此时那还敢狡辩,一个劲的磕头道歉,月白见状将她身上的炙热感去掉,留下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她只能说到这了,若是花宛依旧看不开只能自食恶果。

    一个转身,月白消失在原地。

    花宛见月白消失,瘫软的倒在地上,方才的经历太恐怖了。

    月白的实力跟以前的完全不同,她低估了月白的实力。

    过了一会儿,花宛去房间里将已经晕倒的女弟子叫醒。

    女弟子清醒过来,方才发生的一幕幕还在她的脑海中浮现,“花宛,刚才,刚才她把我锁到这里,不让我说话,她太恐怖了。”

    花宛连忙安慰女弟子,“没事了,放心,我们回去吧。”

    女弟子哪里还能镇静,“花宛,以后这种事情我不会再帮你了。”说完甩开花宛的手离开了。

    而此时妖界,孑然看着镜中发生的一切他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将乾坤镜拿下去吧。”

    乾坤镜是天界的宝物,可以看到世间所有。

    一名黑衣属下跪在地上,“妖帝,一切准备就绪。”

    孑然转过身去,看向跪着的黑衣属下,用着冰冷的嗓音说,“魔族进展如何?”

    黑衣属下摇了摇头眼底装着一丝难意,“众妖皆听从妖帝的安排,只是魔族如今是重明那只神鸟掌管,属下也没有办法。”

    “没事,他同不同意不重要,只要魔族的几位长老同意便是。”

    他又何尝不知重明那只鸟是天界之人,可是一个人的力量怎么能够阻止他呢?

    黑衣属下道:“妖帝,你的意思是......”

    “当初仙魔大战,魔族那三位长老可是恨极了仙界,他们会同意的。”

    黑衣属下一听,“妖帝英明。”

    孑然轻笑一声,当初他没能一鼓作气毁了仙界,这次他就算毁不了仙界也要毁了玄青。

    当初玄青失去爱人的痛苦可是历历在目啊,若是让玄青消失在这天地间,方才能抵他心头之恨。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背叛他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最近动静不要闹得太大,本座要打得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孑然冷哼一声,“对了,将那药丸多生产几颗,本座有用。”

    黑衣属下疑惑道:“属下明白了。”

    “过几日仙界会来一个人,到时候直接让她来见本座。”孑然心中计划着一切过不久一切都将结束,“安排下去,让所有小妖驻扎在仙界外,但是不能让仙界的人发现,还有发出消息就说魔族贼心不改竟与妖族合作  准备毁了仙界。”

    “本座倒要看看,玄青会不会守护魔族,哈哈哈,真是一场好戏呢。”

    黑衣属下,“属下立马去做。”

    待黑衣属下离开后,孑然嘴角的笑意却掉了下去,他明明能够报仇了,为什么就是不开心呢?

    呵,一个背叛他的朋友,他也不必在意。

    他要让玄青道歉,让玄青那张虚伪的嘴脸呈现在所有人面前,他要让这虚伪的仙界覆灭,只有毁了仙界才能让他心中的恨意消失。

    想到这里,孑然心底的一丝道义都消失不见,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道义可讲,他要做这三界之王。

    孑然随后看向他布置的棋盘,马上就结束了。

    第53章 真身   希望你活得轻松

    此时的青玄正好来到都风长老的住处, 他在这里根本感应不到月白的存在。

    青玄挎着一张俊脸,似乎周围的温度就降了下来,刚才他准备等月白她们走远之后他再跟上去, 谁知一路上都没有看见月白。

    他走上前敲门, “长老可在?”

    都风长老听到响动, “进来吧。”

    青玄想了一会, 还是将真身显现,他马上就会离开落崖山。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都风长老原本正在整理几日后比试大会的名单,只是却在这个时候他感到了一丝压迫感, 都风长老连忙抬起头, 正好对上玄青那张冷酷脸。

    “仙...仙尊!”都风长老万万想不到方才在外面敲门的人竟然是仙尊他连忙起身过去行礼。

    没错, 青玄就是仙尊伪装的。

    玄青冷淡的说了一句,“免了, 本尊今日来找你是有事商议。”

    都风长老疑惑着询问, “仙尊是有何事相议。”

    “几日后的比试大会,本尊要你一直在一个人身边。”

    “仙尊,可否告知那人的姓名?”

    “月莹神君。”

    都风长老一怔, 他实在没想到那位女神君会得到二位尊贵者们的照拂, 即使玄青仙尊不说他也会照看那位女神君的。

    这样看来,他不得不亲自去照顾那位女神君了。

    “仙尊放心, 我记下了。”

    玄青微微点头示意,“如此甚好。”

    话音刚落,都风长老还未反应过来,玄青早已消失在眼前。

    从都风长老哪里出来,刚走到一半,迎面遇上一个人正是——月白。

    月白此时刚收拾完花宛离开, 看着不远处的男人一愣,她向前走了几步,“青玄?你在这里干嘛?”

    玄青一怔,他看向月白的身后,那个方向好像是后院,哪里只有破烂的房间,月白去那里干什么?

    看来,是被人哄骗了。

    “我见你许久没有回来,就来长老这里寻上一寻,你为何从那边回来?”

    月白不想谈及方才发生的事情,毕竟这事若是能够过去再好不过,“女弟子带错了路,我跟她走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