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43节

    她们谈话之余,门外传来鞋子撞上石子的声音,这让她们都停下了  。

    月白走了过去将门推开,正好看见门外那穿着粉色衣裙的花宛。

    月白蹙眉,眼中装满了试探之意,“有事吗?”

    “我...我是来道歉的。”花宛紧张的捏着手里的手帕,眼神却飘向了房门里面。

    月白自然也看见了她的举动,反手将门关上,花宛见状连忙将视线收回。

    那个男人去哪里了?

    “花宛,你是不是不长记性?”

    花宛闻言,眼眶开始发红,挺直的腰板瞬间软塌了下来,“我真是来道歉的,你别不信我。”

    “行,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让花宛在留在这里保不准不会发生其他事情。

    花宛也不好再待在这里,若非那男人让她来这里,她又怎会抛下脸面来此。

    不过她想不通,青玄那普普通通的人,那男人却很在意。

    她在这里逛了一会,也没有看见那人的踪迹,方才月白那么隐蔽想来定在屋内,那男人说了,只要还在这里就不必再寻了。

    想到这里,花宛对着月白说了一句,“谢谢。”

    转身离开。

    月白冷冷的看着花宛离去的背影,花宛在做什么?

    第55章 出走   离开了

    离开之后, 花宛直径朝着一个隐蔽的地方走了过去,这个地方就是当初她被月白惩罚的地方。

    看着不远处穿着一袭红袍长相极其妖魅的男人,花宛却感到一丝寒意, 男人虽然在笑, 却看不出一丝笑意。

    花宛不知道男人是什么身份, 她只知道男人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来这里。

    男人不肯告诉她是何身份, 只是让她以主人相称。

    如今深中剧毒的花宛怎可拒绝走上前去行李,“主...主人。”

    主人二字即便很好出口, 不过却也有些别扭。

    孑然应了一声说出前来的目的,“事情查的如何?”

    早些前他的人就已经寻不到玄青的踪迹, 如今有了线索, 原来竟是到了美人堆来了。

    花宛不敢说假话, 连忙将刚才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方才我看见她们的房门隐蔽, 那月白一见到我就赶紧将房门关闭, 人肯定在里面。”

    “哦~”孑然带着扫视的目光打在花宛身上,“既然如此,这二天你便一直盯着他们, 有任何情况一定要告知本座, 若是本座发现你说谎,那么解药你就别想要了。”

    听着话中含有的威胁之意, 花宛虽然心有不甘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一个劲表衷心,孑然见状伸手撩起花宛的下颚,“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若是毁了你说该有多可惜?”

    “罢了。”孑然起身用手帕将指尖擦拭了好几下似乎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二日后记得我们的约定。”

    说完这句话, 孑然便消失了。

    花宛颤抖着身躯用手支撑着站起,她只觉得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好像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

    她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让她遇见这个魔鬼。

    还受他威胁!

    都是月白,都怪她,若不是她,她又怎会如此。

    花宛苦笑了一声,如  今她已走到如此地步,早已没有回头路可走。

    花宛起身拍了拍衣角,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

    走回房间,许夏不明所以的询问,“发生了什么?我看你一出去就将门给关上了。”

    “还记得花宛吗?”月白不想撒谎,不过她也只说了一层缘故。

    “当初左清的事情是她指使的,方才她前来不过是想来跟我们道歉。不过刚才她的眼神一直往房间里瞧,所以我怕她在动什么坏心眼,就把门给关上了。”

    许夏一听便有些急了,这种事情怎么能不让她去,她就觉得当初左清的事情另有蹊跷,原来竟然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爱的还是一个毒蝎女人,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想的

    “月莹你刚才要是告诉我我定叫她好看。”许夏气鼓鼓的样子真的可爱极了。

    月白不告诉许夏也是因为马上就要离开落崖山了,如果在此之前闹出什么事,妥实也太亏了些。

    “等比试大会结束若花宛还有其他坏心思,那我也容不得她。”月白这人一向不容他人挑战她的底线,若是有人不信这个邪,她宁可玉碎,也不愿瓦全。

    “花宛怎么会针对我们?”许夏只觉得未免也太奇怪了些。

    月白叹了口气将以前一些事情告诉许夏,“就是这样了。”

    “花宛那人到底怎么想的?仙尊一看就不喜欢她啊?再说了玄青那人一向冷酷无情,那会对一个毒蝎女子上心。”

    “更何况你们只见过一面,若是再多来几次花宛可不得给你大切八块了。”许夏越想越来气,“若我是你可不容她这么欺负,看她平常就一幅小白莲的样子,真让人气愤。”

    看着许夏为她打抱不平,月白心里有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这就好像突然又多了很多重视。

    许夏牵过月白的手,“你放心有我在定不能叫她将你欺负了去,若是她再欺负你,我把她皮都给扒了。”

    月白笑了月牙儿弯弯的,她看向许夏指了指已经冷了的米粥,“若是再不吃,可就得辜负某人的心意了。”

    许夏凑过去吃了起来,“你就惯会取笑我。”

    两人嬉笑片刻,便到了午后。

    这时门外传来廖星的声音,“许夏、月莹,你们见到青玄了吗?”

    廖星从早晨到现在除了天刚亮那一会见过后面就再也没见过他人。

    总会害怕出了什么事。

    从廖星声线中许夏听出来了焦急的意味在其中,许夏连忙推开门,果不其然廖星面色凝重,估计是出事了。

    “我早上见过青玄,他还跟我说话来着,怎么了?”月白也跟着走了出来,方才的话她也听见了。

    “青玄一直未回来,我害怕出事。”廖星立马说出了心中的看解。

    毕竟明日便是比试大会,哪有人这时候还出去瞎逛的。

    月白跟许夏也怔了一下,月白出声宽慰他们,“青玄应该不会出事,可能是走到别处去散步了,我们要不分头找找,若是找  不到便去问问二位长老。”

    其余两人表示赞同,毕竟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果不其然,他们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青玄的踪迹。

    于是在集合的时候,他们去找了二位长老。

    长老居住的地方只有都风长老还在。

    听着月白们焦急的询问,都风长老连忙拿出一封信递给他们,“我都有些忙晕了头,这么大的事情既然没有告诉你们,青玄家里出事了,听说是藤林不小心起了大火,如今这孩子估计已经到了。”

    “想来也是可怜,好不容易到比试大会的日子,怎么就遭遇了此等祸乱呢?”

    听到都风长老这些话,月白他们的心里都不好受,青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不亲自告诉他们。

    若非他们不来询问,这事估计永远也不会让他们知道。

    想来也是为了不连累他们。

    月白想起今早青玄傻笑着的表情,怪不得他总是急匆匆的样子,可惜她并没有在意他今早的神情,若是早些看出来,也好宽慰他。

    都风长老看着她们,“没事,比试大会也只能展示你们的实力,他没去不代表他没实力,你们不要有太多压力,他之所以不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会分心。”

    “长老,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月白还是想替他争取一个机会。

    青玄在修行时努力的样子她们都是知道的,若是因为这件事不能参加比试,怕是会伤心一辈子。

    “没有。”都风长老叹了口气,“我们不能插手妖界之事。”

    闻言,月白也不想太过为难长老,带着其余两人便离开了。

    这时候的玄青正在炼制丹药,上次丹药维持的时间太短了,他必须炼制一个长时间的丹药。

    虽然会耗费他很多灵气,不过为了能够待在她身边,这些并不算什么。

    玄青耗费灵气导致他脸色越发的苍白,变幻躯体本就特别消耗自身灵气,只是他如今更不能放弃。

    第56章 比试   谁赢了

    第二日, 二位长老召集众弟子集合前往天界。

    比试大会对于这里的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这不仅仅代表他们个人的实力,还代表着他们以后的路。

    毕竟出色的弟子总会受到重视。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以后发生任何事情他们都将是先站上前的人。

    “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 以后你们怕是也不能再来这落崖山了。”都风长老说着很是煽情的话让众弟子都有些伤感。

    这不, 人群中出现了这些声音。

    “一日为师, 终身为师。”

    “是啊,我们不会忘记你们的大恩的。”

    向五长老大笑着看向都风长老, “看来我们这些天的辛苦算是没白费啊。”

    都风长老也对视一笑,“是, 行了, 我们该出发了。”

    朝圣殿内。

    女仙将所有位置上都放满了水果、果水、露珠。

    原本空无一人的大殿, 此时也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到来。

    太白仙君看着前面的月老神君,“月老, 听说你收了一个徒弟?  ”

    听着太白仙君的话, 江枫顿了一下,露出一副愁苦的面容,“是啊, 我那徒儿是个藤妖, 自小无父无母可怜的很。”

    “不过太白仙君不必在意,我那徒儿可是不会参加比试大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