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46节

    玄青走到月白身侧,“你们去休息吧,我做好了叫你们。”

    月白摇了摇头,“不行,我们必须一起做。”

    当初句芒上神做饭那是因为羲和上神不让她去帮忙,可现在让青玄一人做饭她也过意不去。

    带着他们来到厨房,厨房许久未用,里面的食材差不多都快没了。

    不过还剩下一些蔬菜。

    玄青将炉灶生火,月白便拿起旁边的蔬菜去洗。

    许夏也不会生火,也就跟着一起去洗菜了。

    将洗好的菜放到一旁,青玄便让月白留下来帮他看着火。

    月白见状让许夏出去坐着,等会直接吃饭便好了。

    月白抱着学习的心态询问,“这火何时加柴?”

    玄青看了一眼火,“现在还不用,你就帮我盯着它,若是快熄灭了再告诉我。  ”

    话虽如此,只是青玄的目光一直就没有离开过月白的身上。

    过了一会,玄青发现这里的水少了,便对她说,“我去打些水回来。”

    月白嗯了一声继续看着火。

    还未等到玄青回来,这火便有些快灭了的势头,月白连忙从一旁拿了木头放了进去,可刚放进去这火就完全灭了。

    月白这下便有些手足无措,正好打完水的玄青回来,看着月白一脸懊恼的样子,“怎么了?”

    “我...我把火弄灭了。”月白真心觉得她是个拖油瓶,哪里不行去那里。

    玄青放下装满水的木桶,“没事,重新生火就行了,不必自责。”

    看着火苗重新燃烧起来,月白又重新坐了过去,她一定不会让火再熄灭了。

    直到火快熄灭的时候,月白赶紧从一堆木头中拿起木头还未放进去一只手就搭在了她的手上,玄青将木头放下认真对月白说,“这木头是湿的,应该拿一旁的干木头。”

    月白收回了手,还好被发现了,否则又得重新生火了。

    很快锅里的水便开始沸腾了,玄青让月白将米放进去,月白舀了一些放进去,玄青见状让她多舀一些。

    过了一会,米香的甜味散发在这小小的厨房里。

    玄青找来盛饭的东西,将米舀了起来,随后装入蒸子里。

    随后将另一边也生起火来,“会切菜吗?”

    月白如实摇了摇头,“没切过。”

    玄青笑了笑,“你去看着米饭吧,我来切菜。”

    月白跟着照做,很快饭菜的香味扑面而来。

    许夏在外面看见端上来的饭菜不禁感叹,“真香啊。”

    “我都舍不得离开了,一想到离开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饭菜了。”

    月白敲了一下许夏的脑门,“行了,快吃吧。”

    刚吃了一口,月白便觉得这味道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吃过一样。

    只是她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吃过。

    吃饱喝足后,月白便准备去散散步,神邸最好的就是风景好,人烟稀少很静。

    “月莹,你这里也太好看了,我哪里几乎都是些丹药跟书籍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幸好你让我来了,否则这么好看的地方,我可是看不见了。”

    “我当初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

    “月莹,我听说二位上神不是水火不融的关系吗?”许夏认真的看向月白,“果真谣言都是假的。”

    “传闻就是传闻,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一切交给时间来做决定吧。”月白回道。

    这个时候,将一切都收拾好的玄青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月白他不由得满足,若是当初没恢复记忆一直待在人间,他们会一直过的这样美好。

    可惜,上苍总是会捉弄他们。

    玄青闻到空气中有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好像是妖气?

    只是神邸这么远的地方,怎么会有妖气存在?

    玄青刚在想着什么,他便发现一处有一个人——孑然。

    孑然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何南天门也不  能将他拦下?

    玄青默默走开没让月白她们发现,他走到孑然的跟前,“你身上为何有仙气?”

    “仙气?仙尊可是闻错了?”

    孑然身上的确有仙气,这是花宛临走时留下的,只不过这一丝足够让他进来了。

    第58章 摇人了   是何人

    孑然一身红衣, 邪魅一笑,他微微半眯着眼眸,像是一直隐藏着什么情绪一般。

    原本他跟玄青有着比别人更深厚的感情, 却在那一瞬间化为粉末。

    仙气?若不是为了来这里, 这些仙气对他来说就如同快要腐烂的杂物。

    玄青冷若冰霜的眼眸也有了半分动容, 他跟孑然的恩怨, 他从未觉得有错。

    当年仙魔大战,身为妖族一员的孑然竟然想要跟着妖族将仙界毁灭, 而天界派了一人前去就是——玄青。

    玄青当时让孑然收手,可是孑然却说, “天界一向看不起我妖族, 甚至私下多次对我唾骂, 玄青,我不服, 为何做妖就要比仙低下一等呢?”

    玄青告诉孑然, “没有谁低下一等,你说的事情我会替你查清,孑然收手吧。”

    最后孑然依旧如故, 玄青不得不将他封印。

    而孑然也不知道, 那场仙魔大战让玄青失去了至亲的人。

    玄青盯着身前的孑然,他皱紧了眉头, “本尊警告你,不要在做错事。”

    “错事?仙尊这幅容貌是为何?不敢以真身示人?”孑然故作高深的哦了一声,“是为了接近某人吧,仙尊觉得你的举动比我高明了许多吗?”

    玄青无视了孑然话中有话的语气,直视着说,“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自然是来看看老朋友。”

    “看过了吗?可以走了。”

    “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仙尊怎么反而要赶朋友走呢?”

    玄青板着一张脸,原本普通的样貌上多了几分严肃看起来更是有了许多不耐。

    孑然又继续说道:“为了一个女子你能做成这幅模样也真是稀奇,行了老朋友,下次再见。”

    话毕,一袭红衣纷飞,红色身影慢慢化作一个点消失不见。

    其实孑然并不是来见什么老朋友,而是来瞧瞧花宛的讯息准不准确,如今看来他猜的一点也没错。

    而这时候,月白刚好从那边过来,看见玄青的身影在那里丝毫未动,月白喊了一声,“青玄,你在那里干什么?”

    刚才她与许夏交谈的时候没有看见他,还以为是去亭子里了。

    玄青这才将方才的思绪收回,换上朦胧的涣散感,“我...好像迷路了。”

    月白见状连忙道:“不好意思,忘记告诉你神邸内部的路线了,这样吧,你跟着我,我一一告诉你,以免以后走错路。”

    因为玄青以青玄的身份根本没来过这里,所以月白也就没有怀疑什么。

    月白带着玄青走过一处又一处,细心的跟他说明这些地方叫什么,该怎么走。

    神邸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很快天便暗了下来,而玄青也将路认的差不多了。

    月  白认真问了他好几遍,直到他彻底说出所有地方的名字才肯罢休。

    将青玄送到他的房门外,月白道了句晚安,这才走了回去。

    玄青看着月白离开,眼里装满了不舍,只是他如今不能说出来。

    遗憾,总是常有的。

    *

    回到房间后,许夏已经悠悠转醒,她睡了将近几个时辰。

    “你刚回来啊?”

    “嗯。青玄迷路了,我带他认一下路。”

    “认路!”许夏诧异道。

    月白怔了一下,疑惑的望向许夏,“有什么问题吗?”

    许夏噗嗤一笑,“没事,倒是觉得青玄竟然还会迷路。”

    “不说这个了,你睡了这么久,不怕等会睡不着?”

    “不怕,这不还有你吗?”

    月白连忙摆手,“我可是要睡觉的。行了,神邸的月色迷人,你要不出去看看?”

    许夏一笑,“得,我不耽误你睡觉,我出去看看你说的月色。”

    跟着许夏嬉闹了一会,月白困意来袭,没再想什么,直接就睡着了。

    第二日,月白被阵阵香气扑鼻,睁开双眼发现身侧的许夏早已起了。

    她起身收拾一会便走了出去,正好看见许夏端着吃食从里面出来。

    月白总觉得这个场景莫名熟悉。

    她甩了一下头,怎么想起那人了。

    许夏看着眼前呆滞住的月白,她走过去敲了一下月白的额门,“怎么了,不就为你做一顿饭吗?就感动成这样,要不你以身相许吧,本公,哦不,本相公定保你荣华富贵。”

    月白笑了一下连忙趴在许夏的肩膀上,那双黝黑的眸子里有着一股机灵劲儿,“许相公,以后便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