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追妻火葬场了吗 第47节

    说完月白还有模有样的对着许夏抛去眉眼。

    本来月白的狐狸勾魂就厉害的紧,这下倒让许夏也有些害羞了。

    于是玄青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人红着脸庞,一人暗送秋波眉目传情。

    他捂住嘴咳嗽二声,“吃饭了,还剩盘菜,我去端上来。”

    “别,你休息一会,我去。”许夏连忙叫住转身的玄青,她觉得月白比男人还会。

    月白看着逃离的许夏,“我们先坐吧。”

    玄青嗯了一声,随后问道:“刚才你们在干什么?”

    月白想了想道:“许夏说要养着我。”

    这句话让玄青若有所思的盯着许夏离开的方向。

    随后他拿起筷子递给月白,“许夏的就放碗上吧。”

    许夏很快便将最后一盘菜端了出来,“来来来,开饭。”

    月白拿起筷子吃了一嘴,这个味道真的好熟悉。

    “怎么了,感动哭了?”许夏继续开着玩笑。

    “你做的饭啊?”

    “当然,怎么样好吃吧。”

    “嗯,好吃。”

    这段对话让玄青有了危机感,他知道月白尝出了味道,看来以后得改变一下烹饪方法了。

    *

    神邸来了一个人,月白吃完饭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东华帝君。

    东华帝君嘴角含笑,用着宠溺的目光看向她,不过这计眼神却还有其他意味。

    月白快步的走了过去,“师傅,吃过了吗?”

    “  不饿。”东华帝君看向里殿的人,“你的朋友?”

    “嗯,落崖山结识的。”

    “那个男的,也是?”

    月白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何意思,“嗯。他身份比较特殊,跟我差不多是一个身份。”

    “原来如此。”东华帝君随后又说,“今日前来就是来看看你,既然一切安好,也就放心了。”

    “不过,这些日子会在桃林。”东华帝君的眼眸一直盯着某人,这人他从未见过,也没有见那位仙人收此男子为徒。

    想到这里,东华帝君便有了留下来的想法。

    第59章 狐狸   你不爱我了

    夜深人静, 唯有风吹过草木的飒飒声。

    玄青从殿内出来,看见外面站着的江枫,他眉头紧锁。

    “消息准确吗?”

    “准确不准确, 天界已经准备派人了。”

    玄青暗想了一下, “本尊亲自去。”

    江枫一怔, 看到玄青的神情时, 他发现玄青已经有想法了,“你想怎么做?”

    “保。”

    玄青抬眸看向空中一轮明月, 眼底的忧愁更深了些,就连额头也多了道皱纹, 他下定了决心, “江枫, 唯有这样做,才能保住她珍惜的一切。”

    “她知道吗?”江枫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涩涩的。

    玄青快速的摇头, 丝毫没有犹豫, “你知道孑然不过是想出气罢了,魔族只是他的一个计划,不过既然牵扯进去, 那便洗不脱了。天帝和西王母疑心重, 这个时候他们不会留下魔族的。而她,只要平安便好。”

    他只愿她平平安安。

    “信上写的准确, 魔族几位长老的确是去了妖界。”江枫道。

    “孑然想要的效果便是如此,想必这消息还是他放出来的,他打了一场心理战。魔族即使没有叛变的想法,也变成有了。”

    江枫点了点头,望着淡然的男人,“天帝最信任的人还是你, 你身为天界中的守护神定会参战的,召唤天兵天将的权利还在你手中,若是孑然真说服了三位长老,这架打还是不打?”

    玄青轻轻的说,“若是谈不妥,那便由本尊来结束这一切。”

    若是成了他便一直以青玄的身份留在她身边。

    若是不成,那他便也要她永远记得他。

    江枫知道,玄青做了决定无论谁也不能让他改变想法,索性也就不说了。

    江枫走到玄青身边,“我知晓你性子便不说了,我先走了。”

    等到玄青点头,江枫便起身飞行离开了。

    玄青的目光转向一处,哪里隔着一层厚重的砖瓦,只是他却能一直盯着那个地方,好像这样能看见里面的人一样。

    停留了一会,他这才收回视线,走进了殿内。

    他不敢多停留一会,他害怕会有不舍。

    月亮悄悄低下了头,用一盏明灯顶上。

    月白醒来的时候,殿内没有任何动静,她歪过头看向窗外,原来天才蒙蒙亮。

    怪不得这么安静呢。

    不过月白没有接着睡,她起来了。

    看向这灰蒙蒙的天,感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不知  道为什么心口处感觉闷闷的。

    好像会发生什么大事一样。

    随后月白又摇了摇头,若是有大事早就传来了消息,东华帝君也会告知她的。

    不过醒了便也睡不着了。

    月白想着出门去走走,正好还能看旭日。

    拿了一件外袍,穿上鞋子便出门了。

    这时的神邸寂静无声,月白迈开步子走到了亭子里,这里看旭日刚好,若是等会困了还能在这里躺一会。

    月白想的惬意,这个时候她看见一道玄衣身影走了进来,月白仔细看了过去,那不是帝君吗?

    “师傅。”月白连忙唤住他。

    东华帝君听到声音朝着她走了过来,“天帝唤本帝君有事。”

    月白疑惑的询问,“师傅什么事?”

    她莫名的觉得这件事跟她有关,否则帝君怎会来告知她。

    而且天帝有急事,难不成是妖帝?

    “师傅可是妖帝?”

    “嗯,妖帝最近闹出一些动静,天帝让本帝君前去坐镇,之所以告诉你是要你近来不要出去。”

    东华帝君这话说得朦朦胧胧,不过想到他的实力月白也只是甜甜的笑了,“我知道了。”

    “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原本他只是准备将信放在桌上,告诉她现在他不在桃林。

    谁知她竟然醒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到闷闷的。”

    “估计跟最近的天气有关,你好生休息,本帝君先走了。”

    月白见状连忙点头,“师傅慢走。”

    东华帝君离开之后,朝阳也开始有了半边脸。

    月白将心中复杂的情绪按了下去,认真欣赏起眼前的美景来。

    过了一会,阳光打在了月白的脸上,让她的身上多了几分光泽。

    月白站了起来,这时候他们应该醒了。

    走回大殿后,正好看见许夏推开房门,一边走还打着哈欠。

    “月莹,你起了。”

    “嗯,我一早便起了。”

    许夏看了眼殿外又想起什么,“青玄还没醒吗?”

    月白楞了一下,“我们去看看。”

    以往青玄起的比她们还早,就在她们准备敲门的时候。

    门开了。

    玄青看着面前的两人,“怎么了,为何用这种表情看着我?”

    慢慢的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

    “没事我们以为你还在睡觉。”月白说着,“你脸怎么红了,是不是昨夜没睡好着了凉?”

    玄青连忙后退一步,“没有,我只是比较紧张。”

    就在月白还想近一步说什么的时候,许夏连忙拦住她,“他这是害羞了,让他冷静冷静。”

    “害羞?不会吧。”月白不能理解,她们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你看他脖子都红了,可能是你刚才挨的太近,他有些招架不住了。不过我家月莹还真有些魅力,要不你就从了他吧。”许夏继续打趣。

    月白摇了摇头,“别说胡话,我们先离开这里吧,让他出来。”

    月白说完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