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另一半生命

    剑眉星目的他,这一时笑的都有些憨傻之态了,“昕儿,我……”

    沈昕却脸面一冷,猛地甩开他的手。

    玉玳怔了怔,“昕儿……”

    沈昕按着地,一骨碌坐起,并往后挪了挪,不看他,似乎也不想太过靠近他。

    玉玳皱了皱眉,“昕儿,我以前有很多事情做的不对,也没有体谅过你的心意,如今我已经知道错了……”

    “我说了不要你救我,即便我死了,也跟你没关系,正好还你一条命!你为什么要救我?”沈昕一开口,森冷的语气把玉琪玉玳全然都说愣了。

    原来她并不是赌气之言,她竟是真心要和玉玳……一刀两断,再不相干吗?

    “昕儿,你别这样……”玉玳的声音里,含了浓浓鼻音。

    沈昕却手按着地,吃力的爬起来,她踉踉跄跄走远了几步,没有回头垂眸说道,“我说了不要你救我,是你自己非要救的,我可不欠你!”

    她回头看了玉玳一眼,视线却是落在玉玳身后。

    尉迟容正在玉玳后头的一块大石头上倚靠着,还未醒来。

    “我救了你心爱的女子出来,也找到了她的‘病因’那巫蛊所用的诅咒娃娃,乃是叶童瑶所缝制。呵,对了,你现在已经不信我了,我说的任何话你都不相信。没关系,幸而我针线活儿不行,若我送你那香囊,你还没扔,你可以看看那娃娃的针脚,再看香囊,我是缝不出那么精巧的娃娃的!”沈昕冷着脸,口齿清晰的把话说完。

    玉玳表情痛苦,咬在一起的牙齿都微微打颤。

    沈昕哼了一声,“你若还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说完,她提步往林子深处走去。

    玉玳起身要追她。

    “别过来!我不想看见你。”沈昕冷声说道。

    玉玳张了张嘴,面色比在京兆府,被人围困之时还要难看。

    玉琪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小声道,“我去跟着她,免得她有危险。”

    玉玳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

    玉琪看了看还在地上那人,“你照顾好尉迟小姐。”

    玉玳一脸尴尬,张嘴却无话可说。

    他长叹一声回过头时,却见一双清清亮亮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玉玳哎呦一声,吓了一跳,“尉迟小姐,你醒了怎的也不说一声?何时醒的?”

    尉迟容并未开口,只是默默看着他。

    玉玳皱了皱眉,“诶你……你该不会是还没神志清醒吧?可那只巫蛊娃娃已经被小鸽子的火烧了呀……按说该醒了……”

    他嘀嘀咕咕,认真仔细的看向尉迟容的眼睛,清明透亮的眼睛,一点儿也不像是神志不清的样子。

    “我醒了。”尉迟容垂眸说道,“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玉玳微微一僵,“啊,你……”

    “你说你想明白了。”尉迟容笑了笑,“你想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其实你对颐和公主,也并非只有兄妹之情吧?只是她打小喜欢黏着你,你也习惯了被她黏着的感觉。人往往对自己身边的人和情,容易视而不见,当做理所应当。只有失去之时,方能醒悟。特别是有些男孩子,更为迟钝……”

    “说谁迟钝呢!”玉玳不满的皱了眉头,他面色尴尬僵硬,“并不是你说的那样!”

    尉迟容挑眉看他,“那是哪样?莫非公子喜欢的人,还是我?公子喜欢听我弹琴?看我画画?还是喜欢看我读书,写字?”

    “我……”玉玳躲开了她的视线,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尉迟容笑了笑,轻快说道,“公子喜不喜欢,与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志不在儿女之情上,我感激公子一再帮我救我,但……不会因为感激就以身相许。”

    “你!”玉玳面色涨红,有些气恼,“谁叫你以身相许了?”

    “并且,我很珍惜与颐和公主之间的情谊。”尉迟容忽然放缓了声音,循循说道,“我在京中没有什么朋友,旁的世家孩子,不喜欢与我玩儿。十岁那年,我生了一场大病……其实就是被人骗去了破庙,被一群捉弄人的世子孩子,给吓住了……我当时昏厥似乎也吓坏了那些孩子,他们又把我投于枯井中……”

    玉玳猛地抬头,诧异看着她。

    “从枯井里被找到,被救上来,都已经是两三日之后的事情了。爹爹说,我能捡的一条命回来已经是万幸。爹爹问我是谁骗了我去,吓唬了我……我只说不记得,其实我记得,是我自家至亲的堂姐堂妹……被至亲欺害险些致死,是我至今不能释怀的阴影,每每想起,就会心绪起伏。所以我没有朋友,也不敢有朋友。”尉迟容说话间,脸上却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只是眼眸略显冷意。

    “大夫说,我不能心绪起伏,那会要了我的命。我从枯井里上来,似乎只留得半条命。直到遇见了颐和公主,她性情直爽,她的喜欢与厌恶,都写在脸上。她和京都的女孩子,和我家的姐妹们不一样。”尉迟容缓缓说道,“她不喜欢我,甚至刁难我,都在脸上,毫不遮掩。让我应对起来,并不困难。且她虽不喜欢,却并不因自己的喜怒,而加害于人。”

    玉玳怔怔的看着她,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神色有些茫然。

    女孩子之间的友情……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可后来的接触中,她却教我功夫,教我保护自己,教我喜欢就该热烈直白,甚至不惜一切。”尉迟容笑了笑,“她活的肆意,生命鲜艳浓烈,仿佛让我看到了,我丢在枯井里的另一半生命。”

    玉玳皱着眉头,微微垂下眼眸。

    “我病倒,落水,包括后来的神志不清……如今想来,反而越发的透彻起来。”尉迟容抬眼盯着玉玳,“你对我也许只是好奇,不能离开的却是公主对你的依赖。”

    “你别说了。”玉玳打断她的话,“你想拒绝我,也不必找这样的理由。我虽然喜欢你,却也不会那么厚颜无耻,明知你讨厌,还缠着你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