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9

    0万?”

    她对电话对面的人说:“妈,这钱我还不了,你必须要和他离婚。”

    电话对面的人连忙说:“我知道,我肯定是要和他离婚的。”

    女人安抚好自己的母亲,长长松了一口气,挂断了电话。她心情复杂地走回乔兮身边,语气比之前好了不少,小心翼翼地问乔兮:“大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乔兮放下吃完的甜品盒子,对女人笑了笑:“看面相。”

    她说完站起身,走出了茶水间。包臀裙女人也跟着走出了茶水间,跟在她后面道歉说:“对不起,乔大师,我一开始态度不好。”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问:“您能再帮我算一卦吗?”

    乔兮说:“我算卦随缘。你以后也没有需要我算卦的地方了。”

    包臀裙女人会意,连忙点头,连声道谢,给乔兮转了五万元,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办公室里的人们再次面面相觑,他们又重新拉了一个没有女人的小群,在群里问:“天呐,她居然转性了?”

    “她和未来老板娘道歉了!还感谢老板娘了!”

    助理小张听了事情的全程经过,不由得想,乔大师果然厉害。

    商野这时正好看完文件,从办公室里出来。助理小张立马将两人带出了公司,前往云水间饭店。

    云水间饭店是a城最好的饭店之一,价格极其昂贵。乔兮和商野走进了定好的包间里,又过了两三分钟,高兴才到达了包间。

    他一进门就笑呵呵地对着商野伸出手:“商总好啊!”

    高兴是一个没有啤酒肚,也没有秃顶的中年男人。他表面上笑嘻嘻,心里面却并不平静。他当然知道自己送的那副画有多大的威力,也十分自信地认为,商野一定会死在昨天晚上。

    但没想到,就在今天早上,商野的助理突然给他打电话,邀请他和商野一起共进午餐,交谈以后的合作事项。他当时被吓惨了,差点从床上跌下来。

    商野怎么可能还活着?

    在冷静了半个小时之后,高兴决定亲自来看看。在见到商野真人的那一瞬间,高兴还是有一点失态:对方居然真的没有事!

    商野起身对着他虚伪地笑笑,和他握手,然后落座。

    高兴看了看乔兮问:“这位是?”

    乔兮回答说:“我叫乔兮。”她既没有介绍自己的身份,也没有握手的意思,弄得高兴一头雾水。但他也是人精,很快就又重新挂上了笑容,笑着和对面的商野说:“商总这次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要谈吗?”

    商野点头说:“当然。昨天高总送我的那幅画……”

    高兴的心高高吊起。

    “我收到了。”商野继续说,“但非常遗憾的是,那幅画被我不小心毁坏了,我今天就是来给高总赔罪的。”

    高兴差点一口老血呕出来。那幅画花了他近亿的价格,就是为了要商野的命,然后抢下他们公司所有的单子,登上首富的位置。而商野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告诉他,那幅画被他毁了,这怎么可能呢?

    卖给他画的人明明告诉他,那幅画是不可能被轻易毁掉的!那副画杀过的人,比他走过的桥还要多!商野到底是怎么毁掉那副画的?

    乔兮和商野坐在他的对面,看着高兴的脸色不断变化,都觉得有点好笑。

    乔兮敲了敲桌子,将高兴的注意力引了回来:“我能问一问高总,你是从哪里买到这幅画吗?”

    高兴回过神,回答说:“哦,是在一个拍卖会上买到的。”

    又是拍卖会。

    乔兮挑了挑眉,继续问:“那高总买的时候,知道这幅画会杀人吗?”

    高兴的手一抖,强作镇定道:“乔小姐在开什么玩笑呢?我当然不知道这幅画还能杀人,再说了,画怎么可能会杀人呢?”

    乔兮看了看他身上夹杂着黑气的金光,继续对他说:“我还是要劝劝高总,不要总用一些邪门歪道来获取财富。这些钱,高总终归是要还出去的。”

    高兴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他故作恼怒地说:“乔小姐,这话我可不爱听了,高某人堂堂正正做生意,问心无愧。商总不会是因为被我拿走了几个单子,就发牢骚给这位小姐,然后让这位小姐闹到我面前来吧。”

    乔兮笑了一声,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在高兴的面前晃了晃,然后轻轻往上一抛。

    带着朱砂的黄纸在高兴的视线里无风自燃,高兴瞪大了眼睛,突然感到自己的肩膀上好像被人重重地按了一把。他差点歪倒在桌子上,但强行支撑住了身体。他感觉自己的周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失,下意识地去伸手抓了一把,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在乔兮的视线里,高兴身上原本不属于他的气运在飞速地流失,而黑气在他的身上越聚越浓,最终乌云盖顶。

    高兴的心里产生了一阵恐慌,他突然觉得,如果自己再在这里坐下去,可能会发生什么对他不利的大事。于是他连忙站起身来,对着乔兮和商野说:“既然你们不待见高某人,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