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

    数。常一笑对付祥生的人品很放

    心,对于“移情别恋”这件事,她虽然嘴上常说,但其实并没有特别担心。

    可临走了,她还是忍不住试探他、敲打他、叮嘱他。

    她恋恋不舍地说:“祥生,我去那边集训之后,我们就不能每天见面了。”

    付祥生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瓶子来,递给她。

    “什么啊?”她问他,全然忘了自己这句话其实不过只是个引子,后面的重点还没来得及说呢。

    “星星。”付祥生说,到底还是脸皮薄,说话的时候目光还有些闪躲。

    常一笑脸色一变:“我送你的,你干嘛要还给我……”

    “不是你送的那些。”付祥生无语,原本的羞赧也一扫而空。他跟她解释,顺带叮嘱她:“我给你折的,

    你到了那边,一天看一个。我算好了的,一天一个,不能多。”

    “也有字?”常一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却能依旧能够看得到眼里的星海。

    付祥生点头。

    “情书?”

    付祥生又点头,“答应了给你写的,我说到做到。”

    常一笑看看手中的瓶子,再看看付祥生。又看看手中的瓶子,再看看付祥生。

    她伸手,去拉付祥生的衣角,“怎么办,祥生,我不想去集训了。”

    付祥生故意板了脸,“那星星还我。”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去的道理?!”常一笑拉着付祥生衣角的手仿佛触了电一般,噌地收了回去。她

    两手把瓶子捂得紧紧的,生怕付祥生真的夺了去。她眼睛嗔他:“祥生你也太小气了。”

    付祥生笑着,将她揽在怀里。

    正是月半,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星星倒是少,只有零零星星的几颗,也不够亮。

    夏天的夜晚,有风,但仍然算不上多凉快。两个人抱在一起,也不嫌热,就那样抱着。

    付祥生说:“我偷偷把手机拿到学校,你有事就给我发消息。”

    常一笑一愣,“那怎么行?校长实名推荐的事情才刚开始,你这要是被人发现了留下了污点,还怎么去争

    取这个名额?”

    付祥生顺着她的头发,“不会有人发现的。”

    常一笑抬起头来,“这可说不准。现在正是关键时期,别冒险。”

    付祥生:“你怎么比我还胆小?”

    常一笑踮起脚,在他脸上吧唧一口,眼尾上挑,几乎有些妩媚地在他耳边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你是

    我的……”

    付祥生身子绷得紧紧的,燥得厉害。

    “什么?”他开口,声线低沉。

    常一笑又吹了口气,缓缓吐出三个字来:“黑——无——常——”

    付祥生抬手就去挠她痒痒。

    二人在公园里闹了许久,付祥生才终于把常一笑送了回去。分别之前,常一笑笑着叮嘱他:“好好准备,

    我等你的好消息。”

    付祥生也笑着,“我也是。”

    常一笑得意洋洋的,“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别我的好消息来了,你一时惊喜过度,做出什么事情

    来。”

    付祥生斜眼看她,“我能做出什么事来。”

    常一笑吐吐舌头,“那可说不准。你最近变化这么大,再过了一年,谁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付祥生似笑非笑地看她,说:“那就拭目以待。”

    常一笑突然觉得有些臊得慌,看四下无人,上前捧着他的脸又是吧唧一口,而后拔腿就跑。

    回家检查了一遍东西,她洗了个澡,上床睡觉。

    她为着最近的改变感到惊奇。她是,付祥生也是。

    常一笑是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自信了呢?她自己都不知道,等她现在恍然发觉出来,她已经自信成了这般

    模样,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她想,她之所以自信,是因为付祥生那句“但你是常一笑。所以,没什么好怕

    的。”仔细想想,又好像不止是那样。

    她也不愿意深究下去。无论前因如何,后果是她想要的,那就挺好的,那就足够了。放手去拼搏去努力

    吧,好好学,好好考,等考上了h大,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

    至于付祥生……

    常一笑想,以前看着是个禁欲系男神,相处久了,释放了天性,才发觉他其实也挺闷骚的。

    而且脸皮简直是以指数倍形式厚起来的啊……以前拉拉小手偷偷摸摸亲一下,脸都要红那么一点,现在好

    了,时不时就要抱着她啃,也没见脸红到哪里去。

    这就算了,嘴巴也伶俐起来了。以前只见常一笑喋喋不休,把他堵得哑口无言的,现在好了,常一笑这么

    说,他能这么回,那么说,他能那么怼,常常把常一笑说得一愣一愣的,常一笑憋屈了,脸色不好了,他还见

    好就收,这样哄那样哄的,哄得常一笑绷不住笑。

    常一笑想,都怪她名字里带了个“笑”,笑点实在太低,没底线。

    后来一想,付祥生变化这么大这么快,难道是因为他先前说的那本什么书?

    他是学霸嘛,学习能力强,将理论付诸实践的能力也非常人可比。现在肯定就是在学以致用,不遗余力地

    套路她。

    小样。常一笑想,等考上了h大,看我怎么套路回来。

    时间不早了,她又跟付祥生在网上聊了几句,终于发了句“晚安”,关了手机,开始睡觉。

    梦里梦到收到了h大的通知书,她和付祥生一起坐着火车去学校。他们牵着手,从入校的那一天起,大家都

    知道他们是男女朋友。

    她在梦里都笑出了声来。

    可惜后来风云突变,付祥生知道了,说她欺骗他,要和她分手。她不知道该不该挽留,也不知道该怎么挽

    留,却看着另一个女生挎着付祥生的手臂走了。

    常一笑猛地惊醒,抬眼,天已经大亮了。她拍了拍胸膛,告诉自己梦都是反的,而后忙不迭拿起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