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3

    付祥生很淡定,常一笑也很淡定。

    考前前一天,老师扯着嗓子叮嘱大家,一定要注意好饮食,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上病了。

    付祥生和常一笑出了校门就开始讨论等考完试去哪儿庆祝。

    付祥生想吃烧烤,常一笑想吃海鲜。

    于是常一笑妥协:“那就这么定了,去吃烧烤。”

    同时付祥生也妥协:“那就这么定了,去吃海鲜。”

    最后的结果,两人石头剪刀布决定的。

    三局两胜,付祥生赢了,决定去吃海鲜。

    公交车来了,付祥生问常一笑:“紧张吗?”

    常一笑想了想,“老师说适度的紧张有助于发挥。”

    付祥生揪了揪她的马尾,“等考完试一起去吃饭。”

    “好呀。”

    快到站了,常一笑戳了戳付祥生。

    付祥生回过头来。

    就见她笑了笑,甚至有点傻乎乎的。

    “我是常一笑,没什么好怕的。”她笑得愈发灿烂,“你是付祥生,也没什么好怕的。”

    付祥生弯了唇角,“对,自信一点。”

    一因为怕赶往考场的路上发生什么意外,很多人都早早地在考场附近租了房子。考场附近房源紧张,好在

    付祥生下手早,常一笑也沾了沾光,早早地就租下了一间。

    二人的房间离得极近,只有一墙之隔。

    付母对付祥生向来冷漠。在她看来,付祥生他爸能做到的,付祥生就一定得做得到。做到了是理所当然

    的,做不到是他没下功夫。她对他从来不怎么管,非要看他凭着一己之力闯出一片天来。

    高考了,她也没来陪考。

    常一笑无法理解付母的心理。在她看来,她母亲就够狠心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更狠心的。付祥生是她亲生

    儿子啊,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闻不问的。

    姥姥早早地就起来排队买早餐去了。常一笑原本说不用买,自己去考场之前随便买点就可以了。姥姥却说

    高考那天肯定哪里都人满为患,早点去买,她吃了再去考试,也有精力。

    常一笑想了想,笑着跟姥姥说:“那姥姥,您多买一份吧,隔壁住的是我同学,一个人在这边,怪可怜

    的。”

    “同学?”

    “嗯。”常一笑扯谎,“昨天到了这儿碰上的。现在不跟我一个班了,但我刚来那会儿跟我是一个班的,

    对我挺照顾的,还给我讲题。”

    “那你跟她说一下,让她明天早上过来一起吃。”姥姥笑呵呵的。

    常一笑一愣,面不改色地说:“姥姥,他是男同学。”

    “那有什么?”姥姥顿了一下,“男同学啊,那等我买回来了给他送去。”

    高考向来残酷无情,不会因为你的任何苦衷而对你留情分毫。也许是听姥姥说那些反面教材听多了,常一

    笑特别害怕第二天会发生什么意外。

    越是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就越是忍不住胡思乱想,也不知道在床上翻来覆去滚了多久,她才终于睡着

    了。

    第二天醒来姥姥已经把早餐买回来了。时间还早,姥姥说让她再睡会儿,她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一边洗漱,她一边问姥姥:“姥姥,您给隔壁同学送了吗?”

    姥姥摇头,“这不是还早,怕他还没睡醒,扰了他。”

    常一笑咕噜噜噜吐出了漱口水,接了水在脸上抹了一把,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六点。

    不过按正常作息,也该起了,一时睡多了,怕是对考试也有影响。

    常一笑思索着,就给付祥生发了个消息过去:“起了没?”

    付祥生回:“起了。”

    “好,那我现在去给你送早餐。”常一笑弯了弯唇角,“姥姥的爱心早餐哦,吃了它,今天准能大显身

    手。”

    敲了敲付祥生的门,很快就开了。

    付祥生刚洗过澡,头发还在滴水。也许因为刚被水气蒸过的缘故,脸看起来红红的,眼睛也带着雾气。

    常一笑忽然觉得热得厉害。

    她不再看他,径直走过去把早餐放下,捶胸顿足,“早知道我也洗个澡了。之前听人说,经历大型考试之

    前不能洗澡,会把先前积累的运气洗掉。吓得我都没敢洗。”

    付祥生一愣,哑然失笑,“考试凭的是积累和实力,跟洗不洗澡有什么关系。”

    常一笑哀怨地看了他一眼。看看他浑身清爽的样子,常一笑觉得自己已经能闻到自己身上的酸臭味了……

    付祥生被那眼神剜得心都酥了,他掩饰般地笑了笑,擦着头发走过去,“不过老师们也说,考试三分靠运

    气,七分靠实力,我这七分实力够用了,没那运气也不要紧。洗掉了刚好给你。”

    常一笑立即眉开眼笑,“这么大方?”

    “毕竟上辈子欠了你的。”付祥生笑着,看了看桌上,“一起吃?”

    常一笑忙摇了摇头,“我得赶紧回去了,姥姥还等着呢。”

    “考试加油!”她笑嘻嘻地看着他,“只要正常发挥,我们俩都是没问题的,对不对?”

    付祥生点头,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绝对没问题。”

    常一笑正要走,付祥生忽而叫住了她,“等一下。”

    他转身去翻书包,“我周末去山上求了个符。”

    “什么?”常一笑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个链子,你挂在手腕上,能保佑你一切顺利。”他说着,已经站起身来拉过了常一笑的手。红色的

    线,上面挂着一个小小的玉质佛像,肥嘟嘟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这是弥勒佛吗?”常一笑用手指拨了拨,笑道,“呆萌呆萌的。”

    付祥生剜了她一眼,“别乱说。”

    常一笑嘿嘿一笑,“原来你信佛啊,我以前都不知道。”

    “以前不信的。”付祥生系好了,在她手上吻了一下,笑道,“走吧,平常心态,佛祖会保佑你的。”

    有些东西,原来是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