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5

    啊。”常一笑说。

    小孩子啊,多美好啊。

    可也不是所有的小孩都是美好的啊。

    常一笑紧了紧握着付祥生的手,“明晚级部大聚餐,我们也去吧,最后一顿了,吃了就真的散伙了。”

    付祥生向来不是很热衷这样的活动,但还是点了头,说:“好。”

    “那我跟芃芃她们说一下,等吃完饭,咱们去ktv好好玩一玩。离报志愿等通知还有段时间,到时候不定结

    果怎么样,见了面说不定还会尴尬,不如趁现在刚解放了大家心情好,好好痛痛快快玩一场。你觉得怎么

    样?”

    付祥生侧过脸来看她,忍不住笑,“看来考得很理想啊,这么膨胀。”

    常一笑吐了吐舌头,“我可是拼了命坚持到这一步的。好不容易解放了,当然要好好放松放松。你不想

    去?那要不改天?要不然我自己约她们自己去,到时候玩个通宵,羡慕不死你……”

    付祥生只好妥协,“去吧,看在你为了我这么努力的份上,舍命陪君子。”

    常一笑立即两眼放光,“那好啊,就这么说定了。你也叫些朋友嘛,至少把高壮壮叫上,我看芃芃跟他还

    挺聊得来的。”

    “好。”

    第二天级部聚餐格外的壮观,摆了近百桌,老师们一桌一桌地给学生们敬酒,学生再一杯一杯地敬回去,

    很快就把众位老师灌了个七荤八素的。

    年级组长平时压力大,也没少给学生们脸色。如今一朝解放,心情自然舒畅。又喝了酒,就有些放飞自我

    了,竟然当着所有人深情告白,一句一个“同学们,我爱你。”“同学们,我真的很爱你们。”把同学们弄得

    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天下终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一帮人,不管是在锦城一中待了三年还是六年,如今都要各奔天涯了。

    世界那样大啊,有些人飞出去,可能就真的不会再飞回来了。

    散场之后,常一笑一行人就直接去了附近的ktv。他们没有喝多少酒,一个个清醒得跟什么似的,这会儿到

    了ktv,彭芃芃就开始嚷着要酒。

    彭芃芃说,毕业了,青春也要不再了,要不及时醉一场,以后回想起来总会觉得遗憾。

    一人叫上几个要好的朋友,加起来也有一二十个人。他们包了一个大包间,刚开始时可能还有点拘谨,做

    了会儿游戏便放得开了,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一个比一个兴致高涨。

    不知是谁提议的,要玩真心话大冒险。也许是高考花光了大家所有的运气,一二十个人,竟然没有一人幸

    免。

    常一笑选了真心话,付祥生选了大冒险。

    前者选真心话,是因为觉得自己行事坦荡。

    后者选大冒险,是因为觉得自己无所畏惧。

    可是等挑战一出,他俩都后悔了。

    常一笑的真心话是:“和男朋友进行到哪一步了?”

    按理说这问题倒也没什么不好回答的,关键是两个当事人都在场,说出来,就有点艰难了。

    常一笑觉得有些难为情。

    但她还是努力表现得极为淡定,极为平淡地说了句:“接吻。”

    付祥生看向她的目光顿时比周围人更加意味深长。

    很快轮到他,他接受的冒险挑战是:“从在座的人中选出一个接吻,舌吻的那一种。”

    立即有女生惊呼:“我天,你们也太重口了吧!”

    “不要太大尺度啊,人家还是个宝宝。”

    彭芃芃戳了戳常一笑,幸灾乐祸地看她:“让你说接吻,故意的吧?”

    常一笑欲哭无泪:“我可不想表演给大家看。”

    “那也晚了。”彭芃芃笑着推她。“去吧,让那些纯洁的宝宝们开开眼。”

    常一笑用眼神剜她。

    终究是躲不过。

    付祥生已经在一边喊她:“常一笑,过来。”

    常一笑的脸红得像番茄,心想付祥生脸皮真是厚,真是太厚了。“祥……”

    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已经被付祥生拉住了手。仿佛一阵天旋地转,她还没有转过神来,自己已经在付祥

    生怀里了。

    付祥生的唇朝着她压过来,带着些濡湿。早就发现他在一旁吃水果,看来没少吃,口腔里全是甜甜的荔枝

    味儿。

    她坐在他的腿上,他的头狠狠压下,身子微微一侧,完美避开众人的视线。这本是两个人的事情,美好,

    却不适合与人共享。

    适可而止。

    她听见付祥生在她耳边低声问她:“刚才为什么不说实话,嗯?”

    仿佛混沌初开,她只觉得天灵盖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付祥生眸色浓黑,还带着些促狭的笑,她有些

    不好意思,就见付祥生已直起身来,看向众人,脸上带着极浅的笑,“完成挑战。”

    不知是谁在起哄:“都没看到……”

    “不算不算,再来再来。”

    常一笑赶紧从付祥生腿上下来,正要走,付祥生却没放开她的手,“就坐这里?”他问她。

    常一笑摇头,拔腿就跑。

    那场聚会,没有人是主角,可每个人都是主角。

    陈一鸣被问到有没有喜欢的人,答案是有。

    韩佳被问到初吻还在不在,答案是在。

    彭芃芃选择了大冒险,跑到隔壁包间唱了首歌回来。

    ……

    没有人知道陈一鸣喜欢的人是谁。没有人知道韩佳的初吻以后会给谁。

    他们这群人,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和不可预料的未来,从这里离开,从此再不回来。

    常一笑喝得稍微多了点,抱着彭芃芃大哭了一场。后来付祥生和陈一鸣把她俩分开,彭芃芃泪眼婆娑地看

    着常一笑,哭着说:“一笑你……你好幸福啊,我也有喜欢的人啊,可是我不是你啊……”

    “谁?”常一笑晕晕乎乎地问她,“你……你喜欢的是……是谁?”

    彭芃芃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