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4

    刚要出发,想问问你们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我们路上

    带过去。”

    “没有。”常一笑说,“人来了就行。”

    “那行。”

    常一笑还想说要不要来锦城一中看看,话还没说,彭芃芃已经火急火燎地来了句:“那就先挂了啊,我们

    这就出发。”

    话一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常一笑看向付祥生,“他们刚要出发。”

    说完又看向陈一鸣,笑道:“不知道你也回来了,昨天联系了一下芃芃她们,刚好这个假都回来了,就说

    今晚聚一聚。一起吧?”

    陈一鸣似乎有些怔忡,愣了一下才笑了,问她:“我听说她和高壮壮在一起了?”

    常一笑高中时就隐隐约约察觉出了他的心思,一时也有些尴尬,只好不露痕迹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陈一鸣依旧笑,吊儿郎当的,“我看成,挺般配的。”

    他接口:“彭芃芃那丫头一直说要找一个会打篮球的男朋友,要打得很好的那种,这下可是称心如意

    了。”

    常一笑又干笑了一声。

    察觉到气氛的微妙,付祥生看了看手表,抬眼笑道:“不早了,也该过去点菜了。既然碰上了,一鸣你就

    跟我们一起过去吧,大家两年没见了,也都大变样了。”

    陈一鸣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笑道:“算了,我就不去了。我到了大学是愈发怠惰了,前几天生了个小病,

    不准吃油腻辛辣的,去了也是干瞪着眼看你们胡吃海塞,这样找虐的事我才不干。”

    “你们快去吧。”陈一鸣说,“等结婚的日子定了,告我一声,我要是……要是来得及,我也去沾沾喜

    气。”

    这么说了,也不好强人所难,常一笑他们也就不再勉强,只是把自己烤的月饼给他留了几块,说让他尝

    尝。

    出了门,常一笑才说:“我看他跟以前比是大不一样了。”

    “瘦了。”付祥生说。

    常一笑点头,“怪不得。”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他们都是顶要好的朋友,如今两年不见,再见面也不见生分,天南海北地聊着。把月

    饼切成小小的块,大家一人一块分着吃,酒倒是没有多喝,就是你一句我一句地打趣,最终的话题总脱不开以

    后要到哪里发展、预备什么时候结婚的事。

    回去的路上,常一笑就问起付祥生打算再过几年才结婚。按照付祥生的打算,当然还是等事业差不多起来

    了再谈婚事,不过看常一笑似乎很着急的样子,也就没把话给说死了,只说等她毕业了之后。

    常一笑就不高兴了,“你之前不是说h大有政策吗?毕业之前结婚是有加分的,说明是鼓励我们结婚

    的。”

    付祥生浅浅地笑着,“我们也不在乎那么一点分不是。”

    常一笑就不说话了。

    两个人闷闷地走着,常一笑忽然开口,声音委屈极了:“你从来都没有问我的意见。”

    “关于结婚这件事,”她停下脚步来看他,“你从来都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付祥生不能理解,“毕业之前我们要什么没什么,拿什么结婚?结婚后立即就生孩子?我们自己都还是个

    孩子要怎么照顾他?”

    常一笑哇地一下就哭了。

    付祥生无奈。他知道她酒量小,今晚喝了点酒,就该事事顺着她的意思,把她哄回去睡一觉,一觉醒来,

    也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偏偏刚才没忍住冲撞了几句,惹得她哭起来。

    他也慌了,只好把她抱在怀里拍她哄她,口里说着:“好好好,都听你的,你想什么时候结婚咱们就什么

    时候结婚,别哭了,嗯?”

    好不容易哄好了,她懒得走,他就背着她走。他听到她在自己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今天晚上去卫生

    间的时候,我跟韩佳说我们遇见陈一鸣了。我说当初我们能一个班,都是陈一鸣安排的。”

    “嗯。”付祥生应。

    “我跟她说陈一鸣现在好瘦。”

    “嗯。”

    “韩佳说她高中时就知道了,陈一鸣有心脏病,先天性的。”

    付祥生没有再“嗯”。

    常一笑又哭起来,“他喜欢芃芃,可是他连让芃芃知道都不敢……”

    “祥生我们结婚吧,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跑得快,趁我们好好的,趁我们还爱着,趁大家都还在,我

    们结婚吧,好不好?我们结婚吧……”

    良久,就在她快要在他背上睡着了的时候,付祥生才终于点了点头,“好,我们结婚。”

    常一笑喝醉了。一觉之后,全然不记得昨天说了些什么话。

    连说服了付祥生早点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也都不记得了。

    她不记得了,付祥生也就没有再提。他不是女孩子,没有常一笑这样细腻敏感的心思。在他身上,除了在

    面对常一笑的时候,他的理智总会比情感更加强势。现在急急忙忙地结婚有什么意义呢?他什么都给不了她,

    与其等结了婚之后手忙脚乱地应对各种事情,不如他先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然后尽自己所能,给她一个盛大的

    婚礼。

    好在常一笑不记得了,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吧,他会加倍努力,尽快给她她想要的。

    在爱情里,谁爱得越深,谁就输得越惨,可要是两人不分伯仲,就完全是另外一幅场景。不是东风压倒了

    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了东风,他们两个平分秋色,在摸索中达到一种极致的平衡。

    在那个小长假里,付祥生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和常一笑当真会在大学毕业之前就把证领了,把婚礼

    也给办了。

    大三下学期那会儿,付祥生的工作基本都已经定下了。公司离学校并不是很近,他又常加班,就租了间公

    司的公寓。平时如果加班晚了就直接在那里住下,如果不加班,他就回h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