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扛不住也要扛

    言情中文网 .17zw.,最快更新一剑朝天最新章节!

    老者的实力远比小白想的还要厉害的多,本以为只是被压制,现在看来已经不是简单的压制了,而是彻彻底底的碾压了。

    这一个玩字算是直接让小白不知所措了起来。

    两人之间的实力当真差了那么多吗?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小白整个人都是变得狂暴了起来,瞬间气息高涨了起来,即便是知道对方还留有余力,那又如何呢?

    龙爪直接从对方手中挣脱了出来,手上的爪子一下子闪起了银色的光芒,如同他身上的鳞片一样的刺眼。

    五个爪痕直接出现在了虚无,硬生生在这里面划出了五道长达数百里的痕迹。

    从下往上横跨了整片虚无。

    而作为对手的老者自然也包括在其中,身上出现了五道清晰可见的爪痕。

    只不过这个行为依然只是让老者破了点皮而已,并没有让他出现多么严重的伤势。

    就好像是被抓破皮一样,上面流出了五条浅浅的血红。

    “破皮了!”老者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随后便是露出了很无语的笑容。

    小白的表情很严肃,不管他怎么弄,怎么感觉没有一个是有效果的呢!

    老者说完话之后,脸上的伤口便是缓缓的愈合了起来,和之前一样没留下任何的痕迹。

    “不想玩下去了,你的确是很强,连我都差点就着了你的道,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现在就和你正儿八经打一架吧!”

    老者哼哼唧唧了一会之后,身上开始散发出了一股很奇怪的气息,像是拳法,但又不像是拳法。

    很是随意的摆了个架势,之后便是凭空轰了好几拳,都是最为简单的直拳,这两拳所散发出来的拳势瞬间让这个地方开始震荡了起来。

    如同时浪一样,开始不停的涌动,一波接着一波朝着小白涌了过来。

    感受到这种气息冲击之后,小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起来,异常的谨慎,但也看不懂对方的举动是什么意思?

    老者在打完了这一套拳之后突然开口询问道:“你可知道世间武夫和修士之间的真正区别?”

    这种关于修行上的问题,小白怎么可能会知道,直接冷漠的拒绝道:“现在还想来讨教吗?而且你是不是问错人了?”

    老者的表情并没有变得难看,继续讲解道:“其实说起来很简单,武夫讲究的是身体,但是修士讲究的是元气,这就是两个最大的区别,但是这两者的最后归属其实又是一体的,跨入宗师之后,这两条路开始缓慢交互了起来,而在九境之后基本上便是一致的了,而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们也开始掌握运用气运所带来的好处,等到了半圣,便是调用气运的能力,像你们妖兽的选择便是将气运结合到身体上,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

    “至于我们则是有两条路,或者说最后都会变成一条路,一个是身体,另外一个便是身上的能力,但这两个路子最后都会变成一种路子,也就是像我这样的人。”

    老者说完便是指了指自己,颇有一种解释的想法。

    “像你这样的人?什么叫做像你这样的人?”小白有点不解的看着对方。

    听到小白搭话,老者继续说道:“说来也很简单,其实就是你看到的我,你打不死我,伤不到我,但是我可以伤到你,当然我还会另外一半的能力没有展现。”

    小白的眉头直接一挑,脸上表情异常紧张,“所以你只对我展现了一半的实力?”

    “你可以这么理解吧,用你最擅长的方式来打败你,这一直都是我信奉的准则,不过现在既然我不想继续玩下去了,那么我就要好好像你展现一下我的实力了,拿出你最强的状态吧,现在的你远远还不够!”

    老者一说完,身上突然涌现出了数不清的剑气,即便是在这片虚无之中,这些剑气都没有被侵蚀。

    之后就看到这些剑气一柄接着一柄的重叠在了一起,一柄闪着金光的长剑出现在了老者手中。

    “其实我一直都很奇怪,世人为什么一定要去追逐所谓的神兵呢?明明自己可以创造出更强的剑,为什么

    还要去追逐一些被人创造出来的残次品?神兵就一定是最强的吗?”

    “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境界还不够,剑道境界那么多,能领悟的又能有几个?他们还太笨了,什么时候做到舍弃,什么时候才能掌握真正的剑境。”

    老者似笑非笑的嘲讽着小白。

    联想到小白之前为了对付他,竟然还特地拔了自己一颗牙,这种愚蠢的事情一说出来就让老者笑了起来。

    不过小白可不觉得自己做出了什么,他的实力和对方的实力相比之下可是差了不少,所以他根本就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这其中的问题在哪里?这个问题所在的点事对方的实力太强了,强的让他只能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你是想来教育我一下?”小白异常不满的质问道。

    老者轻轻甩剑,摇了摇头,“不是,我是在解释,解释你为什么会输给我的原因,你们妖兽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差,你们也能达到我这种境界,你们活的时间可要比我们人类活的旧,所以你们能达到的境界应该会更厉害才对,不过天道是公平的,给了你们一个便利,他就会剥夺你们另一个天赋,我们人类其实一样,短短数百载对于你来说完全就是一闭眼睡觉的事情,但这就是我们一辈子的事情,所以你实在是太没有冲劲了!”

    “这么说我打不过你是我自找的?都怪我没有冲劲?”小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不屑的摇头,对于这种说法他丝毫没有任何的认可。

    老者继续科普,“是呀,你的实力已经是半圣中的佼佼者了,距离成为北境的气运兽也只有一步了,如果你成为了气运兽,那你的实力又能更上一层楼,如果你懂得舍弃,那么你就能成为和我一样强的存在,当然这个前提是你能舍弃,而现在的你只是一个拥有半圣实力的妖兽而已,我想一个人便能轻松的和你打平手,但是你比他多活了数千年了,这么一比之下,你是不是就有点丢人了?”

    小白没有接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番话。

    老者依旧还是这么一副甩剑的动作,言语越发的轻佻,“我应该是最后一个见过妖兽横行的人了,那时候的妖兽才能算是真正的妖兽,我们人根本就不是你们妖兽的对手,别说是对手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和你们抗衡,好在最后我们扛过来了,最强的就是最好的突破口,自从打破这个平衡之后,人类才有了现在发展的机会,当然也让我失去跨越一切的机会,不过现在一切都回归原点了。”

    小白越听越奇怪,“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者嘿嘿笑了起来,“说着说着就来了感觉,一不小心就感慨过了,其实我知道这其中缘由的时间并没有那么长,所以一下子有点感慨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心中的未来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最起码妖兽和人是一样的,他们都不会因为某一种限制而失败,我会让你们全部都能成功,都能成为强者,世界上全都是强者,那么世界就没有弱者了!”

    “是吗?那现在的这些弱者呢?他们该怎么办?世上的强者可就只有这么一点,而你口中不屑的弱者可是占了世界的九成以上。”小白反驳道。

    老者不屑的摇头,“弱者?弱者为什么要存在?这些弱者的存在便是让世界紊乱的原因,如果没有他们,那么世界便会是安定祥和的。”

    “所以你打算直接将他们抹去?”小白眉头紧皱的反问道。

    老者哈哈大笑了起来,“不,五地是五地,而我的未来是我的世界,等我成为不朽之后,五地便是我的世界了,我将重新定义这个世界,所以那时候的一切都由我说了算,我不会抹去他们,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会存在到那时候!”

    小白已经知道接下来的未来可能不是那么的美好了,所以他并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了,这种不太靠谱的展望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不靠谱的!都是无法接受的!

    “我知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看不懂我说的未来,更加不明白弱者为何是世界紊乱的缘由,因为你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的本质,这也是你不如我的原因,等你到了我这个境界,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多么的正确!”

    老者言语中的笑意很是旺盛。

    小白都已经能透过面具看到对方那张笑盈盈的脸了!

    “其实你在说废话,因为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老子看不懂,听不懂,所以你还是别废话了,别在这里给我装深沉了,烦的很,等你下次去和吕安好好说说吧,他可能比较感兴趣,我只对打打杀杀感兴趣的!”

    小白一说完,尾巴便是甩了两下,在半空中发出了异常清脆的响声。

    然而这个举动让老者的表情异常的不喜欢,手中的剑也是停下了甩动,直接指向了小白,剑身突然闪起了光芒,一抹白色的雷光突然在剑身上闪烁了出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怕雷吗?自然是因为我本身就会运用天道之下的所有法则,这也是天道无法除掉我的真正原因!”

    老者说完的时候,剑身之上全是爆闪的雷电,从白色逐渐演变成了黑色。

    剑身上面的雷光顿时就给了小白极大的压迫感,这种雷电是他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存在。

    再加上他本身就是妖兽,所以无论他的实力如何厉害,对于雷电依然会有一种天生的畏惧和压制。

    而现在剑身上面的黑色雷光更是让他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老者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劫云,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剑身上的雷光,很是不屑的嘲讽道:“是不是我的雷要比你的雷厉害的多?相比于天罚而言,我这个才算是真正的天罚!”

    说着便是将剑举到了头顶,一道黑色雷光直接冲了上去,瞬间在雷云中横冲直撞了起来,雷云直接被搅碎的一塌糊涂,最后便是在一声不甘的雷鸣响声中消失了。

    小白的表情又一次轻轻的抽了两下,这一幕情况总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老者做完这个举动之后,便是将目光看向了小白,手中的剑再一次冒起了雷光,这种漆黑色的雷光瞬间在虚无中游走了起来。

    如此耀眼的黑色根本就没有隐藏的意思,就这么疯狂的朝着小白冲了过来。

    在没有经历过之前,小白根本就不敢去接触这个东西,所以他只能选择后退,尽可能的让自己远离这个雷光。

    口中瞬间凝聚起了一道白色的气旋,这只是普通的兽闪而已。

    一道白色光柱直接和漆黑色雷光对轰在了一起。

    本以为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场面,结果这一切都让小白的脸色巨变。

    黑色雷光如同是没有受到阻碍一样,顷刻间便是穿透了小白的兽闪,直接顶着兽闪朝着小白轰了过来。

    小白根本就没有做出什么有效果的反应,同时也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一幕。

    下一刻漆黑色的雷光狠狠的劈在了小白的脑袋上。

    “啊!”

    一个极为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响了起来,小白整个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身体疯狂的扭动了起来。

    而他引以为傲的龙鳞瞬间崩碎,就这么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的鳞片因此而飘落了出来,半边脸都因此而变得血肉模糊了起来。

    小白并不是没有接触过雷劫,作为妖兽,大大小小的雷劫早已经历过十几次了,但是他所经历的雷劫从未有过这么霸道的。

    这道黑色的雷和曾经的那些雷劫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根本就没有抵御,就好像这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东西!

    小白的捂着脸后撤了好一段路,就这么冷冷的看着老者。

    老者又笑了,这样的结果和他预料的结果并没有太打的差别。

    “你扛不住的,你我之间的层次不一样,我所运用的东西并不是你认为的东西,这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东西,这道雷是我创造的雷,现在所处的地方并不属于那个世界,所以这里就能使用我的法则,我所定义的雷便是如此,你扛不住的!”

    老者做了最后一句解释。

    小白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的用平静的语调回道:“是吗?你这么一说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不过扛不住也要扛!”

    说完的刹那,一声今天龙吼直接从小白体内响了起来,这一刻数不清的云雾突然从他体内冒了出来,整个身体随即便是疯狂的暴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