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南疆

    言情中文网 .17zw.,最快更新一剑朝天最新章节!

    当东海的事情传开的时候,吕安才刚刚到达南疆。

    这是吕安第一次来到这个南疆。

    从云舟下来的时候,距离他离开北境已经过了很久了,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两个月?

    具体是什么时候他已经记不清了,因为在途中的一段时间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心生不安,心情极其的烦躁,就好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极其的复杂。

    按道理来说,如今的吕安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他不知道还有东西会勾起他的不安?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吕安只能让自己进入深层状态,就这么修炼了一段时间。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云舟已经落地了,来到了这个名为南疆的地方。

    从云舟上下来,吕安就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云台四周全是巨大的树,具体有多大吕安也不好形容,因为实在是太大了,大的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描述了,可能需要数十人才能抱得过来。

    而且这些树并不只有一棵两棵,而是有成千上万棵,至少他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是这个样子。

    几乎每一棵都是直达云霄,用将脖子挺成九十度才能看到树梢。

    如此一幕给予吕安足够多的震撼,至少这些景色在北境是看不到的!

    和吕安露出一样的表情的人不在少数,他们也都是第一次来到南疆,所以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的表情。

    再发出了不知道多少声响之后,他们这些人才接受了眼前的这一幕场景,随后这些人才开始顺着延伸到云台的路离开了这里。

    穿梭在大树中间的感觉很奇怪,斑驳的阳光从上方透了下来,在地上画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光亮。

    四周不时传来了几声兽吼的响声,也不知道是普通的野兽还是一些妖兽?

    吕安并没有立刻用灵识去探查这个地方,同样的也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普通人一样,第一次来到了南疆,第一次走在树底下。

    和巨大的树相比,他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小了,几乎完全没有可比性!

    也不知道这些树已经活了多少年了?吕安很想了解询问一番。

    不过在看了一圈四周之后,他选择保持了沉默,现在的他并不希望有人认出他,同样的他来南疆的讯息也没有告诉别人。

    本以为他早就会来了,结果这一拖就拖了那么久,发生的事情也是太多了,多的都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和那些人讲述了。

    所以他就默默的先来了,至于见面的时候到时候再说。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这些人肯定已经知道了北境所发生的那些事情了,所以吕安的解释可能也就有点多余了!

    这是吕安自己的想法,也是吕安不想让别人知晓他到来的初衷。

    南疆很神秘,连林苍月都觉得神秘,那么吕安很想去看看,所谓的神秘到底有多神秘!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刚来这里的第一眼,吕安就已经被唬住了,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震惊!

    沿着这条路,穿梭在了林荫之间,他们走出了森林的环绕,取而代之的是城市。

    看到这个被爬山虎爬满的高大城墙,吕安不由自主的笑了笑,果然还是带有南疆的气息。

    不过能看到城池就已经是一个好消息了。

    这个城池不小,占了极大的土地,以至于四周的树都显得有点小,和之前那些树相比,这个只能算是小树苗!

    “林城?”

    吕安小声嘀咕了一声,嘴角露出了一丝小小的微笑。

    这个林指的是林子的林?还是林姓的林?

    这是吕安心中的小疑惑,不过等他到了城里面之后就显得有点小小的失望了,这里并不是林姓的城池,只不过是刚好叫做林城而已。

    说到底就是因为之前那片巨大的树林。

    等到了这个城池之后才知晓原来南疆也并不是遍地都是如此高大的树林。

    像这样的大树也算是颇为少见的存在,绝大多数的林子可能都是和城墙附近的树类似。

    当然南疆遍地都是树这个说法还是很准确的!

    这是吕安在进城只有了解到的第一个讯息,算是对于南疆有一个笼统的概括

    了吧。

    随后知道的第二个事情便是东海发生的变故。

    当吕安听到这一整个事情的时候,他便是愣住了,对于这一个故事感到颇为的奇怪。

    尤其是听到那个所谓的叛徒时,他一下子就楞在了原地。

    因为那个人他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对方作为东海的领队,曾经出现在了中州。

    玄水门颇具威望的长老,姬芙,同时也是水灵的师叔。

    姬芙突然叛变,或者是突然选择自立门户,在这个节骨眼上选择自立门户,其实就相当于是背叛而已,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背叛,相对于玄水门而已,这样的背叛是致命的。

    等同于将东海白送给了逍遥阁,同时也背叛了他们一直都信仰的海神。

    姬芙离开这个地方之后做的第一个事情那就是和一个名为许好的人联合了起来。

    并且还让许好成为了泯宗的宗主,而她则是以长老的姿态凌驾在所有人之上。

    而之后东海则是变成了一副三足鼎立的局面,之前所谓的联盟也就是彻底白费了。

    关于这个许好,吕安也并不是那么的陌生,因为她和孙铸之间的关系,曾经他们还一起走动过。

    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后,还有一个听起来颇为不靠谱的事情,那只是一个传言,只是不知道真假而已。

    姬芙是地府的府君,第七府君,位高权重的府君!

    这个传说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有点不太可能,但是对于吕安而言,这个貌似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逍遥阁和地府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现在已经不用多说了,而这些府君是最大的问题,不是因为他们的位置,而是因为这些人的处境,有答应逍遥阁,也有不答应的。

    这两种不同的态度便是会对后续产生极大的问题。

    而现在发生的事情便是最大的证明,如果姬芙是府君,而且还是站在逍遥阁这一边的府君,那么发生的这一切可就都说得通了。

    吕安默默的将这个事情接受了下来,至于后续的事情几乎不用多说了,这又是逍遥阁最想看到的事情。

    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东海的气运兽也会被逍遥阁所捕获。

    如此一来的话,就只剩下中州和南疆了。

    吕安一想到这个紧迫的时间,他就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

    中州不用多想,这是百分百的事情,对于逍遥阁而言,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太一宗会不会阻挠的问题了。

    不过不出意外的话,太一宗的人肯定不会阻拦,毕竟蓝山的实力摆在那里,他都能和那位半圣合作,那么自然不会有其他的问题。

    再加上那个老头和太一宗的渊源极深,如果想要某种东西,势必不会有什么问题。

    所以东海的气运兽一拿到,再加上中州的,可就只剩下南疆的了!

    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最后决战的地方了!

    吕安深吸了一口气,只希望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更加希望洪燃的选择是对的!

    现在他们所有人几乎都来到了南疆,北境的事情已经结束了,除了小白之外可就真的没有人留在那里了。

    他和牙月是最后两个离开北境的人。

    这一路上牙月一直都在睡觉,自从离开北境开始就陷入了沉睡,到现在已经睡了很久很久了。

    吕安并没有太过担心,因为他也知道这对于牙月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事情,因为牙月的实力可能又要变强了。

    能不能达到九境可能不一定,但起码这一次沉睡过后,牙月的实力距离九境肯定就只差一步了!

    现在的牙月就像是一个围脖一样,圈在了吕安的脖子上,毛茸茸的。

    在南疆这个略显炎热的地界,这样打扮的吕安自然看上来极其的古怪。

    不过每一个修士必然都是有点小秉性的,所以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是别人对于吕安的看法,而吕安则是在逛了一圈这个地方之后,便是打算离开这里,因为他并没有从这个地方取得太多有用的讯息。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吕安没有找到关于李清他们的一丁点情况。

    就好像他们之前并没有来到这里一样?

    正常来说,唐庚李清姜旭这样的

    人物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不说闻名天下吧,多少也能在南疆打起了一个响吧?

    然而现在却连一个消息都没有留下,总不至于是阴沟里翻船了吧?

    这个古怪的念头一产生,吕安就直接掠过了,因为他们是一帮人,又不是只有一两个,再加上有唐庚这样的老江湖,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并不大。

    其次这个地方是林苍月的地盘,不说地主之谊吧,最起码的安危总得保证好吧?

    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估计林苍月自己都会来找吕安赔罪。

    所以吕安下一步便是打算离开这个地方,去找找关于正山门的地盘,这个选择多半不会有问题。

    另外吕安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去找洪燃。

    洪燃早就已经来南疆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多半早就对这个地方了如指掌了吧?

    所以去找洪燃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只不过南疆有一个小小的奇怪地方,那就是没有逍遥阁!

    这里可不像其他几个地方,逍遥阁遍布各地,南疆一个都没有,甚至还有明文规定禁止逍遥阁的人进来,发现一个杀一个,绝对不手软!

    这个规定的起草者是正山门,之后便是受到了所有人的附和。

    之后逍遥阁便是离开了南疆,再也美欧踏足一步。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有先见之明的决定。

    只不过呢,做了这么一个决定之后,在某些事情上便会出现一些小小的不便利。

    就比如吕安想要了解一些情况,当真是一副一问三不知的情况,问谁都不清楚,几乎是问遍了整个林城都没有人能给一个准确的答复。

    对于这种落后的情况,吕安感到颇为的无奈,所以他只能选择离开这个地方,转而前往更大的城池,去那里碰碰运气!

    南疆这个地方很大,同样的也没有所谓的中心,更加没有所谓的国家,顶多就是一些部落,或者是宗门。

    当然最多的还是森林,据说南疆有八成的地界都是森林,而且这些林子里面有很多都没有人进去过,非常的神秘。

    从某种情况上来说,是神秘,另外一种说法,这就是一种落后而已。

    当然这样的地方对于吕安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不同,因为他不觉得有什么神秘的地方,无非就是一些妖兽的栖息地而已。

    正常人如果想要穿梭其中,只有两种方式可以走,一个是云舟,另外一个就是绕远路。

    这些路基本都是数百年前开掘出来的,相对来说不是那么偏僻,但是极其的麻烦和复杂,为了保证安全要绕很多的路,而且这个安全也并不是想象中的绝对安全。

    从这个情况可以看出一些小小的端倪,南疆人的生活绝大多数没有想的那么轻松。

    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这个地方,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到达另外一个城池。

    像林苍月这样的人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这个地方的王室了,不仅地位崇高,而且实力强劲。

    正山门说起来像是宗门,其实他更像是一个权利高度集中的家族部落,甚至还有一点小小的排外。

    正山门是这样的宗门,南疆其实也是这么一个地方,这是吕安对于这里的总结下来的印象。

    这样的地方会很安定,没有所谓的战乱,也没有特别的争端,唯一需要考虑的可能就是吃饱这个问题。

    不过除了这个情况之外,南疆还是会有一点小小的麻烦的,那就是消息太过闭塞了一点。

    东海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个把月了,他们才知道。

    而且知道的原因也很简单,竟然是因为玄水门水灵的到来而知道的!

    不得不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的挺落后的!

    不过他们对某些人的信息却是极其的敏锐,那就是关于赵日月的消息,听说赵日月带着太一宗的弟子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南疆。

    赵日月的到来在某种意义上说很简单,他们来的目标就是为了和林场月了结曾经的那场约战。

    这是关系整个南疆的荣誉,所以南疆对于此事非常的关注。

    基本上关于赵日月的讯息一天一更新,以绝对的姿态占据了信息交互的榜首。

    吕安望着这个信息板上的情报露出了难以明状的古怪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