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不屑

    言情中文网 .17zw.,最快更新一剑朝天最新章节!

    上山州如此出名的原因,吕安现在已经知晓了,光是一座城变成两座城的魄力就已经让他有种开眼界的感觉了。

    只不过这种开眼界的行为只是针对于普通人而言,像他这样见过市面的人看了两眼之后就是失去了兴趣。

    走在分割两边的大路上,吕安左右四顾了一下,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便是选择了正常的一面。

    因为他觉得赵日月不会选择那种奇奇怪怪花里胡哨的地方。

    作为太一宗的大师兄他更不会去尝试那种充斥欲望的地方,必然是选择最为正常的一面。

    虽然有很多打扮精细的人从他选择的这一侧走了出来,之后穿过了这条分割两个世界的大路,最后走到了某些个棚屋里面。

    对于这种人吕安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毕竟这是每一个人都能选择的权利。

    而中间的这条大路就相当于是分割两个世界的中界线,总有人在这附近徘徊不前。

    吕安摇了摇头,随即便是朝着太一宗入住的客栈走了过去。

    此刻赵日月并不在,吕安来的不是时候。

    这种事情都不需要他去探查,因为客栈附近围满了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里,所以赵日月在不在很轻松就能了解到。

    那么吕安便是心安理得的在附近找了一个客栈入住了下来。

    结果这一等就是老长一段时间,可能都快有十几天了吧?

    对于赵日月突然消失了这么久,吕安也是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想不明白是什么事情能让他愿意耗费如此多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面吕安也没有得到什么特别有用的线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得到了关于水灵的消息。

    自从玄水门出事之后,水灵就被玄水门赶出来了,这个赶出来并不是驱赶的意思,而是一种另类的保护。

    东海出事了,所有人都能感知到,那么作为玄水门的人自然也能知道,所以水灵就被赶了过来,如果事情结束了,水灵就可以回东海,如果事情无法结束,那么水灵的存在就是玄水门的希望!

    就如同吕安对于宁安阁的安排一样,为的都是想要保护这些人。

    好消息就是水灵要来上山州了,这是吕安唯一有所期待的事情,这个人也算是他唯一说得上话的人。

    同时他也会保护好这个人,自然是看在泰阿剑和两人的交情!

    这是这段时间里面吕安唯一开心的事情了。

    只不过水灵什么时候能来这就是一个未知数了,可能还有老长一段时间,也可能很快,因为这个消息的时效实在让人难以捉摸。

    在无所事事了十多天之后,吕安终于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因为他等得人回来了,算得上是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吕安没有

    成为围上去的第一批人,他等到了晚上,等到赵日月身边没有人之后他才露面。

    出现在赵日月面前的时候,吕安发现赵日月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就好像是一种终于来了的感觉,而且还是等太久的感觉了。

    “你终于来了!”

    赵日月一开口就验证了吕安的猜想。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会来?”

    赵日月默默点头,“我早知道你来南疆了,那么你来找我多半就是早晚的事情了,我没想到你竟然现在才来!”

    听到对方已经等了他这么久了,吕安突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你等我干嘛?”

    “我等你自然是为了我和你的那个约定!”赵日月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即便他知道吕安不会和他打,但是他依然感觉很兴奋,因为吕安身上所传来的压迫感让他很激动。

    这种莫名其妙的兴奋让吕安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随即便是摇了摇头,“我不会和你打的!况且你也还没有和林苍月打过,你在等他,而他其实也在等你,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现在的林苍月并不比你弱!”

    “哦?是吗?可惜对于这种胆小如鼠的人我没有与之战斗的想法?”赵日月颇为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这个冷哼让吕安很是诧异,“你没找到林苍月?”

    “难道你找到了?”赵日月的反问让吕安哑口无言,之后便是默默的笑了笑。

    “你是他的朋友,如果你能找到他,我不觉得你会跑到我这里。”赵日月隐约有一点嘲讽的意味。

    吕安默默点头,“你说的没错,我也在找他们,只可惜并没有找到这些人。”

    赵日月笑了笑,很是可惜的说道:“那可能让你失望了,我也没有他们消息,我一直都还在寻找林苍月的路上,只可惜我并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他的消息,至于你想要找的匠城那些人我也没见到,让你失望了!”

    吕安平静的哦了一声,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凡事总不能过分的强求吧?

    随后吕安便是已经打算离开了,只不过刚刚准备转身的时候,赵日月叫住了他。

    用前所未有的凝重表情看着吕安,询问道:“你来南疆干什么?你们匠城的为什么全部都来了?这是为什么?是不是有什么目地?”

    这番话听得吕安有点奇怪,“什么意思?”

    赵日月直接重复了一遍他刚刚说的话,“你为什么好端端来到了南疆?”

    “你呢?”

    吕安反问道。

    “我是为了林苍月,为了打赢他,然后再来找你!”赵日月很是认真的回道。

    吕安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我是为了看你们的对决,之后等着你赢他,等着你来赢我!”

    这个回

    答瞬间让赵日月语塞,停顿了一会之后他便是喊道:“你撒谎!这肯定不会是你来这里的目地!”

    吕安的表情稍微严肃了起来,随即便是反问道:“是吗?那你觉得我是来干嘛的?”

    “你是为了南疆的气运兽对吗?”赵日月不太肯定,但还是问了出来。

    吕安沉默了,表情很会凝重的冷笑了起来,“是吗?这么看来你好像知道不少事情,那么你能告诉我你知道点什么吗?对于最近发生的事情,你们太一宗准备有什么反应呢?逍遥阁现在的举动是不是已经骑到你们头上了,你们太一宗竟然没有任何的动静,还是说你们太一宗其实也是帮凶之一!”

    赵日月冷漠而又沉默,就这么直勾勾的瞪着吕安。

    两人的表情都是有点凝重,都是瞪着对方,都在瞪着对方露怯。

    吕安再一次加码,言语再一次凝重了起来,“西域的气运兽死了,西域的气运被人强行夺走,北境的气运也被人强行剥离,现在是东海了,你们太一宗自诩天下第一正道,现在就这么看着对方在五地胡来?你们就这么没有半点动静?正个屁道!”

    赵日月瞬间绷不住了,整个人都是愤怒了起来,“你放屁!不许你对太一宗出言不逊!”

    “允不允许并不是我说了算的,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们太一宗的存在感是不是太弱了?不帮不拦?这样算什么?你自己觉得呢?太一宗的大师兄?”

    吕安的话一字一句的冲击在了赵日月的心上。

    即便他早已准备,这番话依然还是让他感到异常的屈辱,但是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现在太一宗并不是他说了算,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如此进展下去而已。

    只不过这并不是他意料中的事情,他想的事情是未来,等到他继承半圣之位,那么这一切就会重新回到他的世界,让一切重回轨道,他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这个时间则是未来必须要战胜吕安,冲破他心中的魔咒,不然的话谈何拯救?

    赵日月的目光慢慢的凝练了起来!

    “一切都会重新回到原点的,相信我,我会解决掉这一切的!”

    这番话在吕安耳中显得是那么的可笑,想要成为救世主先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有没有这个命!

    吕安没有理会赵日月的这番话,极其失望的离开了这里。

    对于别人的自信,吕安其实并没有感受到多少的信念,这可不是所谓的过家家,不是你说能成就能成的,一切都是未知的!

    所以相对于赵日月的所谓的追求,吕安只是一种嗤之以鼻的不屑。

    连他自己的未来都还没有找到,更别说是别人的未来,是五地的未来了?

    吕安只能露出这种嗤之以鼻的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