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二二章 特别任务处

    言情中文网 .17zw.,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

    下午四点,汉斯乘车来到医院之后,径直上楼去了海尔的病房,却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扭头看向了两个负责给海尔看护病房的青年:“我让你们把人照顾好,人去哪了?”

    “汉斯先生,刚刚老板的腿伤复发,医生说需要进行二次手术,他目前正在手术室里,我们的人就在手术室门口盯着。”一个青年语速很快的解释了一下。

    “他的伤口恶化了?怎么样,严重吗?”汉斯听完青年的解释,脸色缓和了一些,推开病房的窗子,坐在床上点燃了一支烟。

    “医生说只是缝合出现了一些问题,应该很快就能处理好。”青年再次解释了一下。

    ……

    与此同时,在医院附近的一家东非风味餐馆后门敞开,随后张少坤推着轮椅,将海尔带到了一处单间当中,此刻房间内的杨东和利昂、埃巴迪三人都在吃着东西,在埃巴迪身后,还站着四名士兵。

    “利昂先生、埃巴迪先生,我要给你们介绍的人到了!”杨东看见海尔到场,擦了擦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海尔开口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安全部队的埃巴迪将军,以及环保部门的利昂议员!”

    “两位好!我因为腿部受伤,不能跟你们起来打招呼了。”海尔看着桌上的两位权贵,面色恭敬的打了个招呼,或许在杨东和张晓龙等人眼中看来,四分五裂的索玛里官方职员没什么威严可谈,不过对于土生土长的海尔而言,能够见到这种国内的顶级大佬,是足够让他紧张的。

    “没关系,我们能够理解,就坐吧!”利昂笑了笑,很随和的回应道。

    “海尔,我今天让你来见这两位先生,是因为我准备促成一件事,那就是让你成为摩加迪莎议会的一员,找你来,也是准备让你在这件事情上发表一下看法。”杨东知道借病脱离汉斯视线的海尔时间紧迫,于是开门见山的说出了目的。

    “你要让我从政?”海尔听见这话,脑瓜子嗡的一声,产生了短暂的空白,似乎对于杨东这个决定一时有些难以消化。

    海尔最早去黑珍珠卧底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准备给三合集团做白手套的,因为三合集团很需要一个拥有着索玛里国籍的代言人,而这种傀儡跟给汉斯做傀儡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杨东在给出一个承诺,同意等索玛里这边的生意稳定后,就可以带他回国生活的条件以后,海尔对于三合集团的忠诚度还是很高的,他一直以为,杨东让他掌控黑珍珠就已经到头了,没想到居然把他推到了这么高的位置上。

    “海尔先生,你是对这件事有什么顾虑吗?”埃巴迪看见海尔的模样,放下了手里的刀叉。

    “没有,这件事我完全听从杨先生的意见。”海尔此刻仓促间收到这个消息,本身就有些不知所措,加之也不了解利昂跟埃巴迪两人的性格,所以并没敢乱说话。

    “关于选举你当议员的这件事,杨先生我们已经运作好几天了,你也知道,目前全国各地的议会,大部分都在面临换届,所以操作你这件事并不难,我跟埃巴迪先生已经商量过了,准备先给你安排一个军方的身份,然后等换届开始的时候,顺理成章的把你安排在下一届的提名名单当中。”利昂看出海尔以杨东马首是瞻,所以说话的时候,目光总是在瞟向杨东那边。

    “这事咱们都已经确定过了,我没什么意见。”杨东点头。

    “在此之前,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你的家庭成员当中,是否有人参加恐怖组.织?是否有人在反动政f任职?你是否为本国国籍?”埃巴迪见杨东点头,把目光投向了海尔。

    “没有,我父亲曾是国防部的一名厨师,目前在老家养牛,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孩子。”海尔摇头。

    “好,那就麻烦你把这些文件签一下,我已经安排好了,你要记住,你有一重身份,是安全部队摩加迪莎卫戍司令部特别任务处的一名成员,主要负责对索玛里青年党、沙巴布、博科圣地、东非阵线等极端.组织的暗中调查,当然了,这只是对外的说辞,我们弄这些东西,只是为了让你在下届议会选举的时候有入选资格,所以你实际上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埃巴迪说话间,一名士兵将手里的一个档案袋递了过去,里面除了几份保密材料,还有军官证之类的东西。

    “杨先生,这东西……”海尔打开档案袋,发现自己的证件都被做好了,向杨东投去了一道询问的目光。

    “是我为你一手操办的,你可以签。”杨东点头。

    “刷刷!”

    海尔听见这话,很快在各种档案上签好了自己的名字。

    这份文件一签,也就意味着海尔在本国有了一份正式的官方身份,而利昂和埃巴迪就是为了这事来的,等海尔签完字之后,他们的钱就算彻底赚到手了,所以逗留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率先离去了,房间内很快只剩下了杨东、张少坤和海尔三人。

    “为了给我办这个身份,你没少花钱吧?”海尔看着手里的文件,仍旧感觉有点晕,索玛里这地方政治腐败是全球闻名的,想要从政,能力要远远排在财力之后,当年海尔的父亲在大使馆当厨师,为了获取一个出国的名额,还凑了一千美金去送礼,而杨东能把他这么一个业余海盗,给培养成为安全部队的一名特务,这里面得花了多少钱,海尔想都不敢想。

    “你给我卖命,我就有责任保证你的安全,有了军方的一重身份,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都能有一条退路,而且对于你接下来的路也更好走,三合集团是要在索玛里开展全盘业务的,所以你的身份不可能仅仅是一个黑老大,随着三合的业务越来越大,你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这算是我对你的一种保护,也是一种报答。”杨东看着海尔膝盖上缠绕的绷带,面色平和的开口。

    “彼此吧,你做生意需要人保驾护航,是用钱买命,而我呢,是用命换钱,咱们属于公平交易,不存在谁亏欠谁。”海尔对于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知道杨东的行为,也是在回报他的付出,所以态度很端正的回应道。

    “目前你的地位在黑珍珠内部已经快触顶了,我也让龙哥和少坤他们在暗中对你提供保护,你别有什么太大的负担,我会尽快把这件事情给处理好。”杨东知道海尔如今的心理压力肯定不小,主动开口安抚。

    “说起这件事,我还正想找你聊聊,你也知道,我这次上位,是被汉斯扶起来的,但是我最近一直在琢磨他这么做的目的,自从法兑尼死后,黑珍珠帮的生意实际上就已经陷入了困顿,而汉斯今天居然跟我说,要帮我重组黑珍珠帮的秩序,甚至还要给我联系糖浆供应商,重新占领市场,给我的感觉太怪异了,但我还说不通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海尔坐在桌边思考了一下,继续开口道:“这事怎么说呢,汉斯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表面上忠诚于汉献帝的曹操,心里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我明知道他是在利用我,但是却不知道他究竟在利用我干些什么,因为目前来看,他所做的一切,确实都像是在为了黑珍珠帮着想,汉斯给我的感觉,是一个既聪明又有能力的人,如果他真想振兴黑珍珠帮,完全可以亲自上阵,根本没必要推举我,所以他越是对我好,这件事就越让我心里没底。”

    “汉斯的举动确实很奇怪,不过他现在给你放权,也并非是一件坏事,首先而言,我们这边在尽力保证你的安全,不仅是在人身安全上,同时也在想办法给你增加政治身份,至少目前来看,你在龙哥跟少坤的保护下,不会受到生命威胁,我是这样想的,既然汉斯对你的管控并不严格,而且真正的把权力交到了你手里,你正好可以趁机在他的扶持之下,去巩固自己的地位,一旦汉斯的狐狸尾巴露出来,或者对你造成了什么威胁,我们这边会随时采取行动,为你清扫一切障碍。”杨东点燃了一支烟:“现在你刚刚上位,有汉斯作为你的支持者,至少可以压下其他人不同的声音,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而且我们现在要担心的并非是汉斯,而是穆海台迪,即便杜拉希的死讯还没有对外公布,但我感觉这件事恐怕没办法隐瞒太久,所以必须得在穆海台迪发觉事情暴露之前,想办法把这个麻烦处理掉,不然她一旦把你曾经跟她有私下协议的事情公布出来,一定会在黑珍珠内部掀起一阵震荡,恐怕就连汉斯也保不住你!”

    “那你觉得,今天晚上汉斯约我跟那个卖家见面,我应该见吗?”海尔继续问道。

    “现在你才刚刚上位,直接违背汉斯的意思恐怕不太好,所以这个人你必须得见,不过你要清楚一点,我支持你上位,并不是为了利用黑珍珠帮为三合集团攫取利益的,所以对于谈判的结果,你别有什么压力。”杨东沉吟片刻,点头作出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