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艳影(顾轻尘继续尬戏)

    裙下之臣 作者:涨爆

    惊鸿艳影(顾轻尘继续尬戏)

    裙下之臣 作者:爱爬树的鱼

    惊鸿艳影(顾轻尘继续尬戏)

    谢青鸾陷入了一阵天人交战之中。

    平日里顾轻尘对她向来是呵护关爱,总是那般观察细致,体贴入微,只要她不想,他从不迫她,两人屈指可数的同房日子里大多是盖着被子相拥而眠。

    因为谢青鸾害羞,顾轻尘内敛,所以两人交流不是很多,故而至今还有些生疏。

    作为正常的男子,顾大人一定也有需求,总是这般“厚此薄彼”,对顾大人谈何公平?

    况且如果不是那日自己“丧心病狂”的抓住顾大人不放,他现在应该还是一个人逍遥自在,或者已经找到了心仪女子,过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生活。

    想到这里,谢青鸾不由得更加内疚自责,每次都是她身心疲倦的时候都是在顾轻尘这里休养生息,做人总要知恩图报啊?

    谢青鸾偷偷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立马默默垂头,但是很快又会忍不住再看他一眼,小脸布满诱人的彤云,欲言又止,欲说还休……

    顾轻尘看着谢青鸾不断挣扎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浮想联翩,他眉眼一弯,却不道破,而那强压着笑意的表情在谢青鸾眼里怎么看都是充满了隐忍包容的力量。

    就在这时,顾轻尘别过头去,看着那冒着热气的蒸笼,想着时候差不多到了吧,于是起身走了过去……

    谢青鸾像个小鹌鹑一样抬起头来,看到顾轻尘这时候飘然离去,他高大修长的背影里面充满了萧瑟落寞的气息。

    她的心有一阵隐隐刺痛。

    电光火石之间,谢青鸾站起身来,迈开小腿,一溜小跑,跟到了顾轻尘的身后,伸开双臂,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

    顾轻尘的手刚要去掀开蒸笼的盖子,被谢青鸾这么从背后一抱,温香软玉撞在他宽厚结实的后背,他仿佛被人施了定身之法,一动不动的立在了灶台之前。

    他有点难以置信,向来矜持端庄的谢青鸾可是极少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这般热情如火。

    谢青鸾的柔软的胸脯不住的起伏,微微的磨蹭着他紧绷着的脊背,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忍住了立刻转身将谢青鸾压在身下的冲动。

    可是每分每秒对他而言都像是干柴烈火一般的煎熬,但是他依然按压下来,想看看他的小公主还会给他哪些惊喜?

    谢青鸾没有发现顾轻尘岿然不动的身子前悄然抬头的雄壮威武,她还在一门心思的给自己加油鼓劲,毕竟投怀送抱这种事情也是要一鼓作气的,于是她娇娇怯怯的在顾轻尘身后喊道:“相……相公……”

    简单的两个字,飘入了顾轻尘的耳里,瞬间奏响了他灵魂深处的轻歌曼舞,让他寂静无声,黑白单调的世界里刹那充满了姹紫嫣红,鸟语花香。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冷静理智到了极致而变得有些寡淡无趣的一个人。

    原来他全部流光溢彩都是为了他天真善良的小公主应运而生。

    他转过身来,捧起她滚烫的小脸,柔声问道:“娘子……何事?”

    谢青鸾咽了咽口水,她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顾轻尘,却仿佛从未见过他一般。

    眉目疏俊犹如静川明波,丹唇朱艳仿若山茶灼灼。

    总是带着竹露清风芝兰皎月一般儒雅仙气的顾大人,怎会在会在清辉流转之中映射出这般勾魂摄魄的惊鸿艳影。

    她脑中一片空白,她是要说什么……做什么……来着?!

    惊鸿艳影(顾轻尘继续尬戏)

    惊鸿艳影(顾轻尘继续尬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