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6

    听说竹马要上位 作者:炉中雪

    分卷阅读126

    听说竹马要上位 作者:炉中雪

    分卷阅读126

    是死。

    于是我向我妈求助,我告诉她禽兽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希望她能帮我。

    然而没有。

    她将我痛打了一顿。

    忘了说了,生我的这个女人向来恨我。她想生个儿子,我是不被期待的孩子。我甚至差点使她难产。

    而且,从我幼时起,禽兽便一直向她控诉我的罪行,说我不听话,说我好吃懒做,说我铺张浪费、不好好学习,说我在外面随便跟男同学勾搭……

    比如说,他会故意我买各种糖果、娃娃,然后告诉她,是我缠着他非要不可。

    而她,从来不听我的解释。

    禽兽装得很无辜,义正辞严地为自己辩解。他向来是个演技派,我妈轻易便被他说服了。

    原来我是在外面被人□□了,因为害怕,诬陷自己的爸爸。

    她开始推搡,开始骂我。

    她对我拳打脚踢,一边打着,一边骂着。什么难听的词,她都骂出来了。

    我被打得浑身青紫,一周没有去上课。

    那个时候,我其实觉得,就那么死了也挺好的。但她收了手,留了我一条命。

    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向谁求助。

    连我最亲近的人都不相信我,我不知道还有谁会信我。

    也许我说出来,得到的不过是和之前一样的对待。

    或冷眼旁观,或恶语相向,而我不过是自取其辱。

    这是一个冷酷的世界,我早就知道了。

    放学的时候,我去超市买了把刀。

    我想好了,如果他再强迫我,我就杀了他。再不济,我可以杀了自己。

    我把刀藏在我的枕头下。

    大概一两个月后,他又来了。我妈带着弟弟去了我姥姥家,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那个时候是白天。

    我依旧没有挣扎成功。我甚至没有找到我的刀。

    我妈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回来了。

    我以为她亲眼所见,至少会信我一次,至少会帮我一次。

    然而没有。

    她说,家丑不外扬。

    没有人能体会到我的痛苦与绝望。夜里,我去厨房拿了菜刀,朝着自己左手手腕划了下去。

    很疼很疼,可惜没死。

    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自我割腕之后,他再也没有□□过我。

    然而以往的种种是我心里暗藏的毒瘤,我愈是想把它们除掉,它们便越是滋生蔓延。

    我整夜整夜的失眠。

    死亡的念头又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堪其扰。

    于是我在网上查了很多种死法,我偷偷往床底下藏了许多自杀的工具。我从很久之前就开始藏安眠药,就是为自杀做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我的自杀工具,竟然会用到他们身上。

    他们现在躺在各自的屋里,一点一点地走向地狱。

    吴老师,我为您报仇了。

    天知道我有多么感激您。您是我晦暗的生命中,唯一一道带着温暖的光。

    您不计回报地帮助我,帮我活下去。而我的确在您的帮助下,决定好好活下去了——我跟您说过的,我想学唱歌,我要好好地活下去,唱一辈子。

    不过现在看来,只能到地狱里唱去了。

    吴老师,等您好起来了,能不能给我烧一张陈煦升的专辑?还有当初的那个笔记本,有他签名的那个,拜托您一定烧给我。

    其实我不相信有鬼神的,但我还是想试试。

    不好意思,扯偏了。

    吴老师,我想说的是,不计回报的帮助,也是有代价的。

    家丑不外扬,他俩绝对不允许我说出去。

    可是想想吧!这样难以启齿的事情,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我向谁说去?!谁又会信我?!

    可他们不相信。我心理抑郁,他们不许我看心理医生,就是怕被洞察了这个秘密。

    他怕身败名裂,怕牢狱之灾。

    而她,怕家破人亡。

    所以当他知道您带我去看心理医生的时候,他害怕了。

    尽管我一再保证,没有人知道。

    他不信。他害怕。

    吴老师,您还记得当初在校门口闹事的人吗?

    最初的那些人,都是他雇来的。

    现在您明白我为什么会那样躲着您了吧?

    我没脸见您。

    我也不敢再连累您。

    可是您对我那样那样好。您的关怀与帮助,我根本拒绝不了。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对您下这么重的毒手。

    我本已决定好好活下去了,然而苍天不饶人,注定我不能好好活着。

    我不知道他找人跟踪我。如果知道,当初在操场上,我无论如何不会再答应您的。

    可惜,这个世上,哪有什么如果。

    我去看医生的事情再次被他发现了。

    他认定了我在骗他。他认定了,我们见不得光的苟且秘密被我泄露了,你知道了,苏医生也知道了。

    他对我破口大骂,狠狠地给了我两巴掌。

    吴老师,是他把您诱导到废楼那边去的,对吗?

    他在厨房烧您的包的时候,我看到了。

    我偷偷观察了他一晚。我听到了他和我妈的对话。

    他说,只有死人不会说话。

    他说,记住,我今晚就出去买了块充电宝,其他时间一直待在家里。

    他说,等解决了那个心理医生,我们就什么也不怕了。

    吴老师,您知道了吧,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苏医生啊!

    他伤害我的时候,我不敢杀他,是我懦弱。

    可是他要伤害你们,我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我死死地咬着牙,努力控制住身体的颤抖,努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回到房里,把门反锁上,开始检查床底藏的工具。

    我突然想起厨房的油气阀来。

    我一夜没睡,第二天早早起了床,做饭吃饭。

    我看到小储物室里搁置已久的煤炭。

    请好假之后,我又到医院去看您。其实也不能

    分卷阅读126

    分卷阅读126